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召喚神將皇帝系統 > 第915章 終章,新的開始!
    “他……”

    “草,又在捅!”

    剩下的悍匪們全部驚醒了過來。

    “這小子沒死!”

    “怎么可能?”

    “腦袋心臟全都捅穿了,都被插成馬蜂窩了,這樣都不死!”

    “這小子不是人。”

    一時間里,紛紛驚叫起來:“這他媽的真見鬼了……”

    “噗哧!”

    武弒一雙黑溜溜的眼睛轉著,把斷劍在剛剛用槍捅他嘴巴的土匪嘴里捅了一下,誰捅他,他捅誰,捅他哪里,他捅誰哪里。

    “見鬼啊。”

    “哄——”

    剩下的悍匪,嚇得全部丟了槍柄,向后爆退。

    這只是一個低級的高武世界,還不存在什么不死神仙級別的強者,這樣都不死,這也……太幾把扯談了。

    “捅我,完全不帶怕的。想弄死我,根本不存在的。”武弒心驕傲無,身被一桿桿長槍插得肚穿背漏,像個刺猬,嘴里還插著一根硬家伙,他仰著腦袋,看著那些土匪,嘚瑟無,大搖大擺步步逼近。

    所有悍匪毛骨悚然,不斷向后直退。

    武弒這樣走進了山寨大門,又走了城墻,朝著那看傻了的匪首走去。

    “咔咔咔……”

    站在匪首面前,伸出一只手,把插在自己嘴巴里的長槍給一寸一寸拔了出來,扯的自己嘴里‘呃呃呃’直響。

    “沙沙沙!”

    破開來的后腦勺和嘴里混泥土直往外掉。

    武弒咧嘴一笑:“兄臺,你剛剛罵誰是小崽子?”因為嘴穿了說話漏風,聽起來像是煮稀飯一樣混糊不清。

    不過這樣,聽在人耳里更恐怖。

    狠角色是吧?狠是吧?看我不嚇尿你。

    匪首臉刀疤直抽,頭皮一陣陣發麻,他是過戰場殺過人當過土匪打過劫,那也是殺人如麻的狠角色,但此刻,雙腿卻是有些發軟。

    武弒人狠話不多,拿著從嘴里抽出來的長槍,直接朝匪首捅去。

    心驚膽戰之,匪首連忙一避,武弒沒捅著。

    “你還躲。”武弒拿著長槍,朝著匪首不斷捅。

    驚駭的匪首不斷左閃右閃,像個條芭蕾舞的芭金剛。

    一下都沒捅著。

    武弒雖然有不死掛,但他實力渣渣,修為和對方相差太遠。

    被連捅之下,匪首也鼓起了勇氣,一聲大吼:“我不信了你的邪。”一步踏,伸出一只肌肉盤結的手,一把掐住了武弒脖子,五指如鐵鉗,用力一緊。

    “咔咔咔!”

    武弒清清楚楚聽見自己脖子被掐斷的聲音,但完全沒帶虛的:“哎喲,鎖我喉。”另一只手里的斷劍……

    “噗哧!”

    在匪首小肚子捅了一下。

    “啊……”

    劇痛之下,匪首徹底狂了,尼瑪,還有沒有天理了?脖子都扭反過去了,這樣你都還能捅我!!雙手抓著插在武弒身的兩把長槍,雙臂肌肉高高鼓起,奮力左右一拉:“給我死!”

    “撕拉!”

    活生生的演了抗日神劇里手撕鬼子那一幕,武弒被他撕成兩大塊,左右各飛出去了好幾米遠。

    “看你死不死。”匪首捂著鮮血染紅的肚子,一臉難受的咬著牙,心臟‘砰砰砰’直跳,他,也是終于松了一口大氣。

    剛剛那些嚇跑的悍匪,頓時,又全振奮起來。

    “干死了。”

    “那個千捅萬捅捅不死的家伙,被老大干死了。”

    “老大生猛!”

    “還是老大厲害!”

    “都被分尸了,這下看你還怎么活?哈哈哈,要是你再能爬起來捅人,老子現場拉一泡屎給自己吃。”

    在一片振奮的慶祝聲音……

    “沙沙沙!”

    地的泥土和沙子在不斷匯聚,飛速凝固,化作人形,長出人皮。

    “剛剛,誰說要現場拉屎自己吃?”

    武弒飛揚大叫聲音又響了起來,他,又從地跳了起來。只見他一副身軀完好無損,身那些被長槍捅穿的洞,一個都不見了。

    “他他他……”

    “又活了。”

    所有人,像是見了鬼一樣向后狂退,一個個嘴能有多大張得多大,一個個下巴都快掉在了腳背。

    “明明都被分尸了,怎么又活了?”

    “這他媽怎么可能?”

    紛紛向那被分裂的尸體望去,只見那被分裂后左右飛開摔在地的尸體,已化作了兩大坨土沙。

    一群土匪,看著武弒,嚇到完全呆傻。

    這,是什么情況?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他不是人嗎?

    他是神仙嗎?

    難道,這是傳說的破繭重生?

    他們哪里知道,這小子得到了創世主的眷顧,擁有了三千外掛,擁有了不死之身。

    “鎖我喉,還分我尸。”武弒沖著匪首嘿嘿一笑,用手捏著自己下巴搖了搖,那種說話能口齒清楚的感覺,草,真他媽舒服!

    那匪首心一顫,想都不想,六大步向后爆退三十多米遠。此刻,他真的有一種想要尿崩的感覺。

    武弒眼睛一斜,那土炮在他身邊,走到土炮前,又壞兮兮笑了起來:“來而不往非禮也。”直接把炮筒對向了匪首。

    “轟!”

    一炮轟了出去。

    一顆洗臉盆還大的黑色鉛球,在空帶起一條長長的硝煙。

    那匪首連忙橫起長槍一擋。

    “砰!”

    炮彈轟在長槍,匪首直接被彈飛了出去,重重撞在山壁,山壁被撞得蛛一樣裂開,他人又掉在了地,趴在地嘔豬血一樣狂嘔不止。

    土炮炮彈,并不會爆炸,而是純粹以力量沖擊對方。那長槍的鐵桿,被炮彈轟成了月亮,一顆臉盆大的鉛球,還鑲在月亮里……

    武弒炮筒一轉,又對向了那些土匪,嘴角浮起一抹邪惡。

    所有悍匪紛紛后退:“大哥,別、別、別,不要。”

    “轟!”

    一炮轟了出去。

    “轟!”

    “轟!”

    “轟!”

    一炮一炮轟了出去。

    “哈哈哈!”

    神采飛揚,大笑不斷:“尼瑪捅了我,叫一聲‘大哥’算了?你說不要不要啊?我不裝逼的呀?“

    “轟!”

    “轟!”

    “轟!”

    “掛王在此,爾等顫抖吧!”

    ……

    “這小子……”

    “被天掉下來的餡餅砸到喪心病狂了……”

    “哈哈,有趣。”

    “這小子,看似有幾分輕狂,甚至癲狂,實則有膽量,有勇氣,有傲骨,并且殺伐果斷,毫不心慈手軟。”

    “哈哈哈,很像年輕時候的天帝。”

    神龍帝國三千大道圍著鏡面看著,紛紛笑了起來,均是露出欣賞之色。

    “世間多少強者,窮其一生追求無敵,但當一個人真正無敵的時候,才發現,他用一生所追求的,其實是一種無盡的空虛和失落。”趙昊幽幽嘆道:“無敵之時,最大的希望卻是能有一抗手,否則,人生將陷入永無止境的無趣。”

    “本帝終于知道之前的道源為什么是以天下為棋盤而對弈的兩人了,呵,只有這樣,才會有趣。”

    “嗯,是他了。”趙昊又望向鏡面那熱血沸騰飛揚跋扈的少年,面浮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也給他一千年時間,希望,他能走到我的巔峰,站在我們的面前,與我對峙而立,讓我不再寂寞。”

    “讓本帝,也有一個對弈的人。”

    ——

    書全完!

    ——

    新書正在籌備,小伙伴們敬請期待,主角是誰,想必大家都知道啦!新書傳之后,小呆會在老書里發布通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本作品由手機用戶請瀏覽m.81zw.la閱讀提供!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