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絕品神眼 > 第七百二十八章三女重歸!東山聚!(大結局)
    張云陽此時心中的那一團火熱就如同是火炬,頃刻之間便已徹底的點燃,更重要的是,張云陽此時心里的仇恨已經到達了極點。

    正是這個地方的存在,才在那一段張云陽最為難忘的歲月中,將這三個女人從他的生命之中剝奪了出去!

    為此,張云陽不惜與天下為敵!也要找到這三個生命之中最為重要的女人!

    他要將她們徹底的救回來!

    當張云陽趕到那里時,便看這一道通天的石柱上,的的確確是綁著一個女人,而這女人長發飄飄,臉上更是帶著一抹決絕的神色。

    只看她的裝束并不似這都市中人,但張云陽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這個女人定然是云飛雪無疑!

    頃刻之間,張云陽就想要叫喊出聲音來。

    然而這聽見這個女人的聲音無比空靈,傳遍了這個世界中的每一個角落。

    只看此時被綁在這石柱之上的云飛雪,也是莫名發出一聲輕嘆。

    自己被擄來這個世界,已不知道過了多少個年頭,這里的時間與外面的不同,云飛雪似乎已經忘記了先前的種種,但那個男人的名字,卻是鐫刻在自己的心里。

    而如今云飛雪的宿命就是成為這通神之柱的祭品,唯有如此,才能打開天門,讓這里的所有人,都能夠得到一份極致的榮耀,這榮耀,就是屠神之功!

    云飛雪甚至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到這里來的,更不知道自己在這么多年苦苦掙扎和彷徨,究竟在等什么。

    隨著那通神之柱上的銘文已經開始閃動著光輝,云飛雪也總算是閉上了眼睛。

    “張云陽……”嘴里輕聲呢喃著那個名字,那個男人,現在還好吧?自己究竟是還能不能遇見他?

    此生可還有希望么?若是此生無望,下一世自己仍舊愿意陪在他的身邊……

    只不過這一切都是一個未知數,通神之柱的犧牲品,恐怕是要魂飛魄散吧?

    心中唯一的遺憾恐怕就是不能跟張云陽在一起,此生見面也是無望,云飛雪的心中不免有些遺憾,但隨即這種遺憾就化成了深深的執念。

    這種執念會云飛雪銘記一輩子,至少在臨死前,她都會記得。

    曾經有一個男人自己是那樣的愛慕著他,曾經有一個叫做云飛雪的女人,愿意一生一世都陪伴在他的身邊,生死契闊,與子成說。

    但眼下,仿佛是什么都來不及了,云飛雪甚至不敢想自己死后究竟會是個什么模樣,更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后會不會變得很難看?

    下一刻,云飛雪眼眶之中那豆大的汗珠已在不經意間掉落下來。

    張云陽在這時也是百感交集,面對著那高大神臺上站著的那些人,只看一人的身上是一身滾金白色長袍,另一個人則是一身紅衣。

    張云陽此時的周身發生了變化,只看他那雪白的頭發就這樣懸在半空之中,衣袂飄飄,那眉宇之間帶著極其強烈的殺氣。

    吞吐出一口氣來便是純正無比的罡氣。

    練氣成罡!

    突破了搭成境界之后,張云陽就自然而然的擁有了現在的這種能力。

    并且就在那蜃與張云陽融為一體之時,張云陽的突破也就變得水到渠成起來。

    這時,站在高臺上的無憂神君和紅蓮神君俱是感覺到一陣強悍到令人發指的氣息。

    這氣息籠罩在昆侖神山的半空當中。

    紅蓮神君不禁一愣,口中喃喃道:“這難道就是天門之力么?”

    無憂神君此時也是心中掀動起不小的驚駭,剛想要開口說些什么之時,只看下一刻,無憂神君猛然回轉過在自己的頭來,對著紅蓮神君開口說道:“不對!這不是天門之力!通神之柱還沒有完全開啟,自然就沒有這一股強橫的力量!”

    當即,便看紅蓮神君臉色微微一變:“在這些神君之中,除了已經被你我聯手除掉的幽冥神君,還有誰會有這等力量?”

    話音剛落,只看無憂神君已是猛然轉過身來,目光如同鷹隼一般銳利,盯著在場的所有人,只看這些人都不敢直視無憂神君,紛紛低下頭去。

    唯有一人,目光如電!

    正是張云陽!

    無憂神君當即就是一愣,這人,自己好像并沒有見過?只是他身上爆發出來的這一抹強橫的氣息,仔細的算下來似乎比自己的還要強橫上許多,這人究竟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只看無憂神君一伸手,“你!是什么人!”

    張云陽也不說話,只是慢吞吞地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隨即便看下一刻,張云陽已是打不走上前來。

    “大膽!”紅蓮神君猛地發出一聲暴喝來。

    但卻被無憂神君伸出手來徹底的擋住。

    張云陽不由得冷笑一聲:“柱子上這個女人,給我放下來。”

    紅蓮神君登時就是眉毛一挑,冷聲說道:“不過是一個體魄稍微不同一點的昆侖奴罷了,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替這個女人求情?”

    隨即便聽見張云陽的聲音已是極度的冷漠,淡淡地開口說道:“不放人,你們都得死!”

    “狂妄!”無憂神君猛地一拂袖,隨即便看無憂神君已是緊緊地皺著自己的眉頭,伸出手來指著張云陽開口說道:“哪里來的鼠輩,也敢在我面前猖狂!”

    說時遲那時快,無憂神君剛想要動手之時,卻看到張云陽那一雙充滿了血色的眼眸。

    被綁在柱子上的云飛雪心中也是陡然一驚,這人身上的感覺,充斥著一股子莫名的熟悉,好似自己在先前就已經見到過。

    然而只看下一刻,張云陽驀然發出一聲怒吼,頃刻之間,這一聲怒吼頓時帶動起一陣陣地罡風。

    在場之人無不驚慌,甚至將自己的耳朵捂住,這聲浪實在是太過駭人,聲浪之中帶著一陣陣強悍的靈力,頃刻之間,便看那些來不及躲避和捂住耳朵的人,頓時七竅流血!

    這一個變故讓無憂神君心頭也是一陣發愣,這人!到底什么來頭!

    然而下一刻,便看張云陽身上的靈力陡然暴漲開來,宛若是巨人一般,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隨即便是抓住了無憂神君的脖子,頓時,無憂神君身體之中的靈氣猛然浮動,但張云陽卻是無所畏懼!

    現在的他,可不是當初那個張云陽了!自從融入了這蜃的靈力和秦嶺龍脈之后,境界已是達到了大乘期后的天人境!

    只看破靈卷在這時瘋狂地運轉開來,沒過多長時間便看張云陽的周身氣息已經開始了變化,瞬息之間,無憂神君身體上的靈氣已經被一股狂莽而霸道的力量徹底破解壞掉!

    甚至就倆年無憂神君連動彈一下都難以做到。

    “你……你!”只看此時此刻,無憂神君陡然瞪大了那一雙充滿了畏懼和驚駭的眼睛。

    “你到底是誰!”

    張云陽只是發出一聲冷笑,隨即便是輕輕地這么一扭,徹底的扭斷了無憂神君的脖子!

    “咔嚓!”

    隨即便看張云陽的手在無憂神君的身體上擺下了一個陣勢,一點靈光浮現,張云陽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眼花繚亂的完成了一個陣法,徹底的將無憂神君的靈魄封印在這大陣之中。

    紅蓮神君此時已是驚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無憂神君?

    這死掉的人是無憂神君嗎!昆侖神山之中自幽冥神君死后的第一人,就這樣輕描淡寫的被眼前這個白發三千丈的男人,掐死了?!

    無論紅蓮神君眼睛里看到的是什么東西,此時此刻也是驚駭的徹底說不出話來。

    當即便看張云陽發出一聲冷笑:“放下這個女人。”

    紅蓮神君此時十分惱怒,這樣跟他說話的人,還從來都沒有過!

    無憂神君已死,那么現在整個昆侖神山之中實力最強的就是他!

    但無憂神君的死狀就在面前,紅蓮神君也不得不去思量一下,自己究竟有沒有這個實力與面前的這個男人一較高下?

    隨即便看張云陽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我只給你一分鐘。”

    只看張云陽的瞳孔陡然爆發出一陣暗紅色,一陣毀滅的氣息隨即沖了出來!

    這一下就算是紅蓮神君也不由得心有余悸,本能的生出懼怕來!

    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紅蓮神君連忙招呼人:“來人!快把那個女人放下來!”

    頓時沖上前的昆侖奴趕緊將這通神之柱上的云飛雪放了下來,云飛雪落地之后,心有余悸,更是一陣驚慌,對這個救了自己性命的男人心存感激,“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的命!”

    然而下一刻,張云陽卻是不曾回頭,開口問道:“黃鶯和于冰冰還有其他人都在什么地方。”

    張云陽這么一問,云飛雪頓時呆若木雞,渾身不禁顫抖起來:“你……你……”

    張云陽在這一刻陡然轉過身來,那一雙猩紅的眼眸里已是閃動著淚花,云飛雪看見那一張面龐時,心中也是止不住的激動,過餓了許久,喉嚨涌動不止,終于喊出了那一句:“云陽!”

    瞬間,云飛雪百感交集,張云陽更是如此,感受到那軟玉溫香已經撲進張云陽的懷中,在這一刻張云陽的心里有著久違的溫暖。

    “黃鶯姐跟冰冰姐都在奴役營……還有其他人也在……不過有人死了……”

    “誰?!”張云陽猛地轉過頭來。

    云飛雪此時既感覺到張云陽如此熟悉,又感覺到十分地陌生,終于是眼角含著淚水開口說道:“是黃鶯姐的弟弟……”

    “轟!”在這一瞬之間,張云陽的腦袋仿佛是陡然炸裂開來。

    憤怒頓時沖上心頭,隨即便看張云陽伸出一只手來,手上帶著那精純無比的靈氣和罡風。

    形成了一個巨手,猛地將紅蓮神君抓在手中,頃刻之間便看紅蓮神君變了臉色。

    張云陽裂開嘴角,露出那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來:“奴役營在什么地方?”

    紅蓮神君頓時一愣,但就在這一秒,張云陽已是捏碎了他的骨頭,“東……東南方向……”

    隨即便看怒火縈繞在心頭的張云陽陡然將紅蓮神君捏碎,頓時爆發出一陣血霧來!

    “噗!”

    云飛雪頓時就是一驚,但隨即便看張云陽口中已是念動了真言,隨即便看張云陽周身靈氣一陣暴漲。

    頃刻之間,便是巨大的罡風形成的氣刃在這里突然爆發開來!

    頓時響動起一陣巨大的轟鳴之聲!

    云飛雪再度睜開眼時,已看見這里被夷為平地,甚至好似這里本來就什么都沒有一般!

    下一刻,張云陽已是一把抱起云飛雪,朝著那奴役營飛速而去。

    過了沒多久的功夫,當張云陽的身邊站著云飛雪、黃鶯跟于冰冰時,張云陽回轉過頭來,看了看這昆侖神山,不由得開口說道:“此地是我一生之恨!”

    隨即便看張云陽看了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三個好女人,不由得豪氣沖天:“毀了這里!我們回東山!”

    三女俱是眼睛里充斥著一陣陣的淚水,想來這些時光當中,自己在這里受盡苦楚,而今終于盼來了她們心中朝思暮想的那個男人!

    “走!”

    只看張云陽發出一聲怒喝,瞬間昆侖神山支離破碎!

    在通往東山的空間當中,張云陽嘴角卻是浮現出一抹笑意來!

    東山!我們來了!

    (全書完)

    本作品由手機用戶請瀏覽m.81zw.la閱讀提供!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