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名門傲妻:權少,你栽了! > 第643章 大結局(題外很重要,必看)
    聶凌峰帶著人炸毀暗黑組織老巢的事情威震全世界,至此,他成了全世界人民心中的英雄。

    這樣一位神級一般的人物,此刻卻大汗淋淋,焦急萬分的守在產房外面走來走去。

    聽著產房里面傳來的痛苦聲音,聶凌峰最終還是沒有忍住,抬手就去推門。

    這時卻被站在旁邊的聶夫人給拉住:“你進去搗什么亂,給我就在外面站著。”

    “母親,微微已經進產房五個多小時了,都痛得受不了了。”聶凌峰轉頭看著聶夫人,眼睛通紅,那樣子,看得聶夫人都不忍心了。

    她還是放開了他的胳膊:“那你進去了別給醫生添麻煩。”

    “我知道。”聶凌峰說完就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

    自從上次從那座島回來后,蘇念微就在家里面修養了兩個多月,在各種調養下,她終于要生了。

    肚子上的墜痛讓她恨不得咬舌自盡,這時,耳邊傳來聶凌峰帶著微顫的聲音:“微微,你別咬舌頭,受不了就咬我。”

    說著,一只胳膊就到了她的嘴邊。

    蘇念微又好氣又好笑,她氣喘吁吁的說:“你別把胳膊放我嘴邊,我會忍不住的。”

    聶凌峰一臉嚴肅的說:“沒關系,你咬吧,即使咬下來一塊肉,我都保證不會眨一下眼睛。”

    說完直接拉過來一把椅子坐在她旁邊,把胳膊朝她嘴邊更加送進了一點。

    看得幾個接生的醫生都忍不住偷看了他好幾眼。

    蘇念微知道她生孩子,最擔心的是他,加上她是真的痛,所以在最痛的時候,就真的毫不客氣的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聶凌峰說不眨眼就不眨眼,另外一只手還緊握住她的一只手,借力讓她使力。

    這期間,蘇念微流了多少汗水,他就流了多少汗水。

    幾個小時過去了,蘇念微還沒有生下來,醫生對聶凌峰說:“二少,我們現在只能給二少夫人打催生針和輸氧氣了,不然孩子會……”

    醫生在聶凌峰突然變得凌厲的眼神下閉嘴。

    聶霆軒看了一眼神智都有點模糊的蘇念微,額頭上的汗流得更厲害,他啞著聲音說:“該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們是醫生,難道還需要我做主。”

    醫生忙給蘇念微打催生針和輸氧氣。

    聶凌峰顫著聲音對蘇念微說:“老婆,你再堅持一下,寶寶很快就要出來了。”

    蘇念微眨眨被汗水遮住的眼睛,痛苦的說:“凌峰,我好累,想睡覺。”

    “不能睡。”聶凌峰還沒開口,婦產主任忙對聶凌峰說:“二少,你多和二少夫人說說話,讓她保持清醒。”

    聶凌峰點點頭,對蘇念微說:“微微,要不我給你唱歌吧。”

    蘇念微嗯了一聲。

    聶凌峰直接唱起了軍歌,并一首接著一首的唱。

    他的歌聲本來就低沉磁性,具有穿透力,在唱軍歌的時候,又帶著說不出來的氣勢和熱血,就算這么聽著,都能讓人全身充滿力量。

    在聶凌峰唱到第十首歌的時候,寶寶終于出生了。

    聶凌峰聲音一停,直接就抱住了蘇念微的頭。

    “微微,那小子太不聽話了,等大一點我揍他。”

    正要把孩子抱過來給兩人看的婦產主任:“……”

    蘇念微順利產下六斤多重的男嬰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軍政住宅大街。

    接下來,很多人都想來看看蘇念微和寶寶,卻被聶凌峰全部擋住。

    在蘇念微坐月子的這個月,聶凌峰哪里都不去,直接守著母子兩。

    蘇念微熬啊熬,終于快要熬出頭了。

    她躺在床上看著手法特熟稔抱著寶寶拍奶嗝的聶凌峰,輸出一口氣的說:“明天我滿月,你總該讓我刑滿釋放了吧。”

    聶凌峰看了一眼在這一個月被養得白白胖胖的蘇念微,走過來情不自禁的低頭親了她一下,才說:“我查過,有些地方要坐六十天的月子,要不……”

    “不!”蘇念微掀開被子就朝衛生間走,邊走邊說:“你要是再讓我坐月子,我會瘋了的。”

    聶凌峰等懷里的寶寶睡了,把他放在嬰兒床上,跟了進去。

    蘇念微在洗手。

    聶凌峰從后面抱著她,在她耳邊低聲說:“微微,既然你要出月子了,我們是不是……”

    蘇念微聽到這種話,臉頰瞬間就紅透了。

    她用胳膊肘撞撞他,也不說行不行,“你別摟著我,我要拿毛巾擦手。”

    聶凌峰立即給她取過毛巾。

    蘇念微剛要擦手,就被某只大手襲擊了。

    她身體一顫,手里的帕子直接就掉在了洗手臺上。

    尤其聶凌峰這時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讓她更加面紅耳赤腿腳發軟的話,這讓她更加受不了了。

    只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寶寶的嚶嚀聲。

    蘇念微躲開他的唇,說:“你兒子哭了。”

    聶凌峰狠狠的呼出一口氣,才轉身朝洗手間外面走。

    當蘇念微走出去的時候,就見聶凌峰一只胳膊抱著寶寶,一只手拿著手機正在接電話。

    蘇念微過去接過寶寶,抱在懷里哄了一下,他就睡著了,小手還抓著她的衣襟,一副生怕被放開的樣子。

    聶凌峰這時轉頭問蘇念微:“微微,母親問你親朋好友邀請沒有,她正在和褚管家確定辦多少桌宴席?”

    蘇念微點點頭:“已經邀請了。”

    聶凌峰又對著電話說了兩句話就掛了。

    掛斷電話,他走過來。

    蘇念微問:“大哥今天就回來了吧?”

    “嗯,晚上我們能一起吃一頓飯。”

    本來聶霆軒計劃的上半年出國訪問,下半年休息,只是聶凌峰搗毀了暗黑組織,震懾了全世界。

    所以好幾個國家直接遞來了邀請函,邀請帝國首腦過去訪問,這種能夠促進國家與國家和平的事情,聶霆軒肯定不會反對。

    “上一次見大哥他的精神好像不是很好,他是不是太累了。”

    “嗯,所以接下來父親會給他減輕工作量,讓他好好的休息幾個月。”

    “這樣還行。”蘇念微贊同的點點頭,然后想到什么,笑著說:“大哥還是在壯壯(寶寶小名)出去幾天的時候出的國,回來壯壯就滿月了,當時壯壯就喜歡他抱。”

    聶霆軒身上的氣息特別溫潤,只要不把他上位者的氣勢散發出來,看起來就是一個十足十的大暖男,所以壯壯當時哭得厲害,聶霆軒一抱就不哭了。

    不過當時也被他們的母親拉著說了半天有老婆兒子怎樣怎樣好的話。

    蘇念微還記得當時聶霆軒的表情。

    “我猜這次母親真的要對大哥發飆了。”

    ……

    聶霆軒是下午回來的,蘇念微他們抱著壯壯去前面別墅的時候,聶庭軒剛坐在沙發上用手按壓太陽穴。

    聶夫人一臉心疼的說:“你看看你,這次出國怎么又瘦了這么多,精神看起來也不好,接下來你哪里也不許去了,給我好好的休息。”

    “母親,你別擔心,我休息幾天就好了。”

    “怎么不擔心,你看看你……”

    “母親,你的孫子來了。”

    聶夫人一聽這話,頓時眉開眼笑的轉頭看向進來的蘇念微三人,站起來樂呵呵的接過壯壯。

    “我的壯壯小寶貝,來給奶奶抱抱。”

    壯壯這個時候剛睡醒,正睜著一雙黑葡萄般的眼睛看著她。

    聶夫人簡直心都萌化了。

    蘇念微和聶凌峰走過去坐在聶庭軒對面,三人打過招呼,蘇念微說:“大哥,你真的瘦了很多。”

    聶凌峰也說:“等一下我把謝老先生叫過來給你開點補身體的補藥吧。”

    “不用這么麻煩,等壯壯做了滿月酒后,我去做個全身體檢。”

    聶庭軒說完轉眼看向坐在他旁邊的聶夫人抱著的壯壯,嘴角情不自禁帶上一絲笑意,“果然是一個壯小伙子,才一個月就比得上人家兩三個月大的嬰兒了。”

    壯壯這時把眼珠子轉向他,竟然朝他裂了一下嘴。

    聶庭軒頓時樂了,伸手就要去抱他。

    卻傳來了聶夫人吃醋的聲音:“壯壯第一次笑都給了你,你看看你多有寶寶緣,還不快點去找個媳婦生個寶寶。”

    聶庭軒:“……”

    聶庭軒把壯壯抱過來,其實他并不怎么會抱,就直接一只手拖著壯壯,再把他放在腿上。

    寶寶一直睜著那雙黑葡萄般的眼睛看著他,看著看著又朝他裂了一下嘴,然后抬起小手揮舞了兩下。

    聶庭軒心都化了,忙把一根手指放在他的小手里,揚起唇角說:“等你明天滿月了,伯伯送你一件好東西。”

    說完他感覺到寶寶想把他的手指拉到嘴巴里去,忙抽回手。

    “哇……”的一聲,寶寶不滿的哭了起來。

    聶庭軒瞬間不知所措了。

    “把壯壯抱起來走走,這小子就愛吃手指。”聶凌峰示意他。

    聶庭軒聽從的把壯壯抱緊,就要站起來。

    只是他剛站起來,臉色微白,突然又坐了下去。

    聶庭軒頭疼的皺起眉頭,忙把壯壯抱緊一點,生怕把他摔了。

    蘇念微三人也嚇了一跳,同時問:“大哥/小軒,你怎么了?”

    聶庭軒把壯壯遞給旁邊的聶夫人抱著,揉了揉太陽穴,說:“有可能是坐長途飛機太累了。”

    說完他把背靠在沙發上,端起茶幾上的茶喝了一口,感覺好多了。

    接下來大家閑聊了一陣。

    幾人等到聶元帥回來的時候才吃晚飯。

    吃完飯聶庭軒就先回他的住處休息去了。

    聶夫人看著累得那么狠的大兒子,不滿的對聶元帥說:“你到底還是不是親爸,給你兒子安排那么多事情,你看看他都累成什么樣子了。”

    聶元帥心里冤枉,面上卻繃著臉不說話。

    蘇念微就撞撞聶凌峰,本意讓他替他們的父親說說話。

    沒想到聶凌峰說:“父親,母親,我們先回去了,你們也早點休息。”

    說完一只手抱著寶寶,一只手攬著蘇念微就走。

    蘇念微:“……”

    回到后面別墅,聶凌峰把熟睡的寶寶放在嬰兒床上。

    轉身就抱住了正在扣衣服的蘇念微,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在她脖子上蹭著。

    蘇念微被他短短的頭發弄得脖子癢,就笑著推他。

    “你和你兒子一樣小嗎?”

    “嗯。”

    聶凌峰的聲音在她脖子上傳來。

    “兒子喝奶喝飽了,我餓了。”

    蘇念微臉頰一紅,不滿的拍了兩下他的背。

    “你給我正經一點。”

    “我很正經。”

    聶凌峰說完抬起頭就堵住了她的嘴。

    干柴烈火,水到渠成,本來美好的夜晚即將拉開帷幕。

    一聲嬰兒啼哭突然響了起來,她猛地推開身上的某人,穿上衣服就去把寶寶抱了起來。

    “寶寶,別哭。”

    蘇念微邊哄他邊摸了一下他的尿不濕,原來是尿了,就要去給他換。

    突然掃到癱在那里一臉郁悶的某人,忍不住抬起腳踢踢他,“把褲子穿上,像什么樣子。”

    聶凌峰用那雙幽深中帶著幽怨的眼神看了她幾秒,才不情不愿的拿了短褲穿上。

    然后頂著快要爆炸的身體走過來接過寶寶,“我來收拾這小子。”

    說完就熟稔的拿了尿不濕給寶寶換上,再抱著他哄著。

    蘇念微眼中帶著笑的看著臉色發沉卻小心翼翼的某人,坐在床邊等他。

    寶寶應該是睡醒了,聶凌峰哄了好一會兒,他也不睡。

    蘇念微坐在那里哈欠連天,她說:“你慢慢哄吧,我要睡覺了,寶寶要喝奶了抱給我就行。”

    “嗯。”

    寶寶太小,一晚上要喝好幾次奶,所以蘇念微每天晚上都要起來好幾次,根本就睡不好,聶凌峰心疼她,就把其他事情全部包了。

    等他把寶寶哄睡,蘇念微已經睡著了。

    軟玉溫香在懷,卻只能看著,聶凌峰突然有個想法,他想明晚把寶寶給他們的母親帶。

    一有這個想法,腦子里面就發了芽,簡直恨不得馬上就到明天晚上。

    要知道,他已經做了小半年的和尚,個中滋味,簡直就是一把辛酸淚。

    一晚上起來喂了寶寶好幾次,終于熬到清晨能好好睡一陣,蘇念微在聶凌峰起床帶著寶寶去樓下的時候,想著今天是他們寶寶的滿月宴,還特別和他說了一句:“七點半叫我。”

    “好,你睡吧。”

    聶凌峰說著就抱著寶寶帶上門出去了。

    最終聶凌峰還是八點過才把蘇念微叫起來。

    她剛洗漱完,慕容悅就給她打來了電話。

    慕容悅問:“念微,我已經出發了,你起來了嗎?”

    蘇念微有點窘:“剛起來,你來了直接到我們住的別墅來吧。”

    慕容悅:“好。”

    掛斷電話,蘇念微和聶凌峰說了一聲。

    聶凌峰點點頭:“外面的客人有父母親和大哥接待,你等到十點過去前院也行。”

    蘇念微笑著點點頭:“剛好祝爺爺一家,謝爺爺和培森哥他們也要過來了,到時候你去招待他們;我和小悅,倩倩還有凡娜莎先說一陣話。”

    “好。”

    ……

    慕容悅、歐陽倩和凡娜莎是一起過來的。

    看著慕容悅和歐陽倩微凸的肚子,蘇念微忍不住笑道:“才一個月沒見,你們的肚子就這么大了。”

    慕容悅和歐陽倩嘿嘿笑了。

    慕容悅說:“我已經三個多月了,正是寶寶長得快的時候,你都閉關一個月,肯定我的肚子大了。”

    慕容悅說完,就想去抱睡在床上的寶寶,見他睡得香只能不情不愿的放棄:“果然基因很重要啊,壯壯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嬰兒,沒有之一……我要求不高,我的寶寶只要有壯壯三分之二漂亮就行了。”

    歐陽倩立即接話:“嗤,我說慕容悅,你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慕容悅直接懟回去:“歐陽倩,你少在那里說風涼話,就憑我的顏值,我家寶寶生下來也不可能丑到哪里去,倒是你……嘖嘖。”

    “慕容悅你什么意思,我哪里長得丑了,楊彬也長得不難看,我們的寶寶生出來怎么就不好看了。”

    看著兩人直接就因為誰的寶寶長得好看吵了起來,蘇念微對目瞪口呆的凡娜莎說:“凡娜莎,你別介意,這兩人一走到一起就喜歡互懟,習慣就好了。”

    凡娜莎點點頭,把她給寶寶準備的禮物遞給她。

    “謝謝。”

    凡娜莎笑著問:“我還不知道寶寶名字叫什么?”

    “寶寶大名叫聶昊辰,小明叫壯壯。”

    凡娜莎念了一下大小名,再看向把兩只蓮藕般的白嫩小手捏成拳頭舉在頭頂,長得的確有很壯實的壯壯,贊成的點點頭:“這個小名很貼切。”

    蘇念微笑,其實他們給寶寶取壯壯這個小名,只是因為當時聶凌峰唱第十首歌的時候,歌名叫《少年壯志不用愁》,他們就取了其中的壯字。

    凡娜莎又夸獎了一陣壯壯,才轉開話題,“蘇,接下來我要麻煩你了。”

    蘇念微不解的看著她。

    凡娜莎告訴她:“接下來我們Beautiful—queen珠寶將會在帝都開分公司,我是作為分公司的CEO過來的。”

    聽到這話,不止蘇念微有點驚訝,就連正在斗嘴的慕容悅和歐陽倩都同時看向她。

    慕容悅像是想到什么,用暗昧的語氣問:“凡娜莎,你不會是因為培森大帥哥才來的帝國吧。”

    凡娜莎笑而不答,說:“帝國是一個大市場,尤其這兩年珠寶發展得特別好,加上有蘇家珠寶在帝都坐鎮,我們Beautiful—queen珠寶雜志只是先其他同行來帝都一步而已。”

    “這話倒是沒有錯。”慕容悅點點頭,一臉的自豪:“有我們第一珠寶商在帝都坐鎮,別說你們珠寶雜志,最近想來帝國發展的國際珠寶公司都很多。”

    歐陽倩比較直接,想到什么就說什么,“這些人來帝都,就不怕被蘇家珠寶的壓得珠寶首飾都賣不出去。”

    這話立即引來三人失笑。

    但是誰也沒有接話,畢竟歐陽倩是外行,說多了她也不清楚。

    蘇念微倒是更加關注凡娜莎來帝都的事情。

    在快要到十點半的時候,聶凌峰派了司機過來把幾人接到了前院。

    當車子一停下來,聶凌峰就大步從別墅里面出來走到車邊接過蘇念微手里的寶寶,兩人一起走向別墅。

    進了別墅大門,已經來了很多客人,之前聶元帥就交代過,想看他的孫子只能遠遠的看,不許全部圍上去嚇著了寶寶。

    所以大家只是站在原地伸長了脖子看聶凌峰懷里的寶寶。

    然后都忍不住夸獎起來。

    “好精致的寶寶。”

    “這是遺傳了二少和二少夫人的優良基因了。”

    “長大了得禍害多少女孩子的心啊。”

    ……

    聽著大家的議論,蘇念微看了一眼被聶凌峰抱在懷里睡得一點都不受外界影響的寶寶,忍不住低聲問聶凌峰:“大家都說你兒子長大了會禍害很多女孩子,你怎么看?”

    “不會。”聶凌峰答得自信:“我們聶家男人對不喜歡的女人,從來不會給她們機會。”

    蘇念微忍不住覷了他一眼。

    兩人很快走到了聶家其他三人那邊。

    “父親,母親,大哥。”蘇念微一一叫過來:“祝爺爺,謝爺爺,祝叔叔,朱阿姨,培森哥,卡秋。”

    今天大家都穿得比較正式,兩位老爺子都穿了老年西裝,就連一向喜歡穿休閑裝的培森,今天也穿了一套白色西裝,還在襯衣上打了領結,這樣的他看起來就像一個白馬王子。

    大家都給寶寶準備了禮物。

    接過大家的禮物,蘇念微招待他們去旁邊坐下,大家說了一陣話,蘇念微就被叫走了。

    等她和聶夫人招待了一陣其他貴婦,她突然轉頭看了一眼其他人都在說話,只一個人坐在那里的培森。

    自從上次回來后,培森還和以前一樣,每天都是工作吃飯睡覺,表面看起來并沒有什么變化,但是她能感覺出來,他心里已經有了一個結,一個很難解開的結。

    這時,蘇念微突然看見凡娜莎朝培森那邊走過去。

    她有點擔心,本來也想走過去,卻看見凡娜莎只是坐在培森旁邊和他說話。

    凡娜莎很有分寸,選的話題應該也是培森感興趣的,所以他直接就認真聽起來,偶爾還會回答一句。

    蘇念微看到這里,松了一口氣。

    這時,慕容悅突然走到她身邊,帶著暗昧的語氣低聲說:

    “念微,你覺不覺得凡娜莎和培森大帥哥有點般配……你看,培森大帥哥話不多還有點沉悶;凡娜莎卻很理智又很會帶動話題,他們兩人在一起,凡娜莎肯定能改變培森。”

    “是嗎?”

    “相信我,我看人很準的。”

    蘇念微用炯炯的目光看了慕容悅一眼,說:“他們能不能在一起就看他們的緣分,你少打什么主意。”

    被說中心思,慕容悅打著哈哈,“我這不是關心培森的人生大事嗎?”

    “培森哥之前經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如果強行把他們配對,不是在幫忙,而是在幫倒忙。”

    “不會吧。”

    慕容悅知道蘇念微他們從M國回來的途中遇到了世界上的暗黑組織,但是并不知道培森當時到底遇到了什么,經蘇念微這么一提,立即就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念微,我給我說說當時你們到底經歷了些什么唄,我什么都不知道,萬一到時候真的幫了倒忙,這不是害人嗎?”

    蘇念微想了一下,說:“這里人多,這事我以后和你說。”

    她覺得她是該選擇性告訴慕容悅一些事情了,不然這女人太熱心,說不定到時候還真會幫倒忙。

    就在這時,褚管家突然從外面大步進來在聶霆軒耳邊低語了兩句。

    就見聶凌峰立即皺起眉頭,臉色都不好了。

    蘇念微剛好掃到,就走過去問:“凌峰,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嗎?”

    聶凌峰看了一眼她和她懷里的寶寶,說:“有人給寶寶送了幾箱子珍珠寶石過來。”

    “……”蘇念微沉默了幾秒,問:“是龍傲天嗎?”

    “嗯。”

    蘇念微不說話了。

    這時,剛從外面進來的客人就說起了放在外面的那幾個箱子。

    “誰送禮竟然還用幾口箱子裝著,真是特立獨行。”

    “不會是小孩子的衣服玩具吧?”

    “聶家難道還缺這些。”

    “說不定是值錢的珠寶玉石,二少夫人是做這一行的,送禮的應該是二少夫人的同行。”

    “那也太豪了吧。”

    ……

    大家的討論全部傳到了聶家人耳中,聶霆軒過來問:“是不是龍傲天派人送來的?”

    聶凌峰不高興,所以不回答。

    蘇念微朝他點點頭:“是的。”

    聶霆軒看向聶凌峰,說:“當時是你把他帶出來的,他應該是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而且……你們和微微的感情,別人是插足不了的。”

    聶凌峰聽他這么一說,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他向聶霆軒點點頭,對褚管家說:“禮物收了。”

    褚管家就出去收禮物去了。

    聶凌峰想了一下,對蘇念微說:“我出去一下。”

    然后就大步走了出去。

    聶凌峰走到龍傲天派來的那人面前,氣勢全開,他用嚴肅的語氣對那人說:“告訴龍傲天,他送的禮物我們收下了,但是不該他肖想的最好不要再肖想,作為黑道的人,就該有隨時被我滅了的自覺。”

    那人聽到這話,身體下意識顫抖了好幾下,他忙不迭朝聶凌峰點點頭,轉身就上車離開了。

    蘇念微等聶凌峰回來,見他表情如常,就沒有問他出去做了什么。

    滿月宴很快開始。

    寶寶還太小,蘇念微把他抱出來沒多久就抱進休息室去了。

    客人們由聶家其他人招待。

    滿月宴結束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鐘,蘇念微把把客人們送走,已經三點多,大家都有些累,就坐在客廳沙發上休息。

    這個時候寶寶在聶夫人懷里抱著,竟然是醒著的。

    聶庭軒就坐在旁邊逗他。

    寶寶又想把他的手指拿到嘴巴里面去,聶庭軒莞爾,忍不住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沒想到這一親直接就把抱抱親哭了。

    “寶寶不喜歡伯伯了?”聶庭軒有點心塞,就要從聶夫人手里接過寶寶。

    沒想到寶寶到了他懷里依舊再哭,只是兩只小手卻緊抓著他的衣襟,那樣子,不像他把他惹哭了,而是寶寶看著他很傷心一樣。

    “怎么了,我們家壯壯可是小小男子漢,別哭了。”

    看著聶庭軒溫柔的哄寶寶,蘇念微他們也不從他手里接過寶寶。

    聶夫人問起了他們收到的那機箱子禮物。

    “到底是誰來的?怎么會送幾箱子來?”

    聶凌峰讓褚管家帶人去把幾口箱子抬進來,才說:“是金三角龍傲天派人送過來的。”

    “什么?”聶夫人很驚訝,就連聶元帥也皺起了眉頭。

    聶庭軒實在哄不了寶寶,就準備把他抱給蘇念微。

    沒想到寶寶卻抓著他的衣服不放了。

    “我家壯壯怎么了?怎么哭得這么傷心?”聶夫人實在心疼得不行,就讓聶庭軒把抱抱遞給她。

    聶庭軒剛把寶寶抱離身前,忙又收回去緊緊抱著。

    就剛才那一瞬間,他的大腦突然空白了一下,要不是他反應快,寶寶肯定會摔著,這讓他心有余悸。

    沒想到這一下,寶寶哭得更厲害了。

    聶夫人也看出來了,一臉擔心的問:“小軒,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老一輩都說,嬰兒對抱他的人身體舒不舒服感覺很準。”

    蘇念微過來把壯壯抱了過去。

    聶庭軒說:“母親,你別擔心。”

    這時剛好褚管家帶著人把幾個箱子抬進來。

    總共有五個大箱子,一一打開后,眾人都驚訝了。

    “龍傲天竟然送了這么多珍珠寶石過來,他這是把他的全部家當送了過來!”聶夫人震驚的說。

    聶庭軒問聶凌峰和蘇念微:“你們打算怎么處理這幾箱子寶石?”

    蘇念微和聶凌峰對視一眼,蘇念微考慮了一下,說:“不如我們把它捐給西北研究院吧。”

    聶凌峰看了她一眼,點點頭,“好。”

    晚上回到后面別墅,蘇念微把寶寶奶睡了,就站在窗邊出神。

    聶凌峰看了一眼熟睡的寶寶,最終沒忍心把他送給他奶奶帶,走過去從蘇念微身后攬住她,并把下巴靠在她肩膀上。

    “老婆,你在想什么?”

    蘇念微偏頭就和他臉頰碰了一下,“不知道師兄現在怎么樣了?”

    腰上的手緊緊,聶凌峰說:“等寶寶大點,我們可以去看看他。”

    “真的?可是……師兄應該不想見到我們。”說到這里,蘇念微突然有點黯然。

    聶凌峰把她的身體轉向她,看著她的眼睛說:“微微,墨家犯的錯根本就不容饒恕,墨錦只是過不了心里那一關,等他想通了,他自然就會見你。”

    “真的?”

    “嗯。”聶凌峰說完,唇就壓了下去。

    蘇念微順勢摟著他的脖子,回應他。

    一室旖旎。

    ——他們的愛情之路還很長……

    第二天一大早,安靜睡在蘇念微旁邊的寶寶突然哭了起來。

    任由兩人怎么哄都哄不好。

    蘇念微心都快要碎了,“寶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聶凌峰想了一下,拿起手機撥號:“我讓家庭醫生過來給寶寶看看。”

    只是他的號還沒有撥出去,突然進來一個電話。

    聶凌峰接了電話后神色一沉,說了一句:“我們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就對蘇念微說:“微微,大哥暈倒了。”

    兩人忙帶著寶寶趕過去,這個時候家庭醫生正在救治聶庭軒,寶寶看見聶庭軒后竟然就不哭了。

    蘇念微突然想到昨晚聶夫人的話,心下一沉,忙把寶寶給聶凌峰抱著,她過去扶著聶夫人。

    “母親。”

    聶夫人抬起有點顫抖的手放在蘇念微手上,并沒有說話。

    家庭醫生檢查完后,先是給聶元帥和聶凌峰敬了個禮,才用抱歉的語氣說:“元帥,我這里的儀器檢查不出來大少為什么會昏迷,而且,我用了好幾種辦法也不能讓大少醒過來。”

    聶夫人一聽這話,身體一趔趄,要不是蘇念微扶著她,就摔著了。

    聶夫人的眼淚猛地一下就流了出了,“小軒好好的一個人,怎么說昏迷不醒就昏迷不醒了。”

    聶元帥和聶凌峰的表情都不好,聶元帥大聲叫來他的副官,“馬上給軍區總醫院打電話,我們把小軒送到軍區總醫院去。”

    “父親。”聶凌峰制止他,“把大哥送到獵戰隊去,我那里有世界上最好最先進的檢查儀器,而且……大哥突然昏迷的消息不能泄露出去。”

    “好。”

    ……

    “元帥,元帥夫人,二少,二少夫人,經過檢查,大少的腦細胞正在快速死亡。”

    “什么!”

    聶夫人聽到這話直接就暈了過去。

    聶元帥緊握雙拳沉聲命令:“想辦法治,必須把小軒治好。”

    ……

    接下來,聶凌峰不止讓獵戰隊最厲害的幾個醫生救治聶庭軒,還把獵戰隊有特殊異能的玄醫也叫了過來。

    即使這樣,大家對聶庭軒的病也是束手無策。

    最后玄醫建議:“不能讓大少的腦細胞繼續死亡了,元帥,元帥夫人,二少,二少夫人,如果你們同意,我就把大少的身體機能全部封起來,這樣能給大家時間想辦法。”

    “把大哥的身體機能封起來會有什么后遺癥?”

    “沒有,我只是把大少一個人的時間停在了現在。”

    “好,就這樣。”

    ……

    又過了兩個月,聶庭軒的病情毫無進展,就在大家心灰意冷的時候,D國醫學界發表了一遍名為《攻克腦細胞重生》的論文,整個醫學界為之震撼。

    當謝老爺子看見這篇論文的著作人時,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我怎么忘了,我的小師妹是醫學界的鬼才,沒想到她最近竟然會對腦細胞重生感興趣,緣分啊緣分!”

    所以,緣分是真的天注定!

    聶家二少的愛情正在延續,聶家大少的故事正剛剛開始……

    (全文完)

    ------題外話------

    番外?

    沒有番外。

    因為大少的故事中會穿插他們的故事,也算番外了。

    所以,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搜《神秘大佬,求別鬧!》/雪年年,聶家大少的故事哦~

    最后謝謝一直不離不棄的伙伴們,本文有十幾萬字已經被屏蔽了差不多兩個月,沒新讀者,也沒收入,作為在家帶娃只能靠稿費的蠢作者多次想放棄,不過我舍不得,舍不得一直支持本文的你們,更舍不得讓這本文太監,下一本,希望還能看見大家,謝謝!

    本作品由手機用戶請瀏覽m.81zw.la閱讀提供!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