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田園小王妃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結局之成親(下)
    若不是親眼所見,在場的很多人都難以相信,眼前這個意氣風發笑容猖狂的人,跟那個素日里肚子里藏不住話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瑞王竟是同一個人。

    瑞王似也是得意的很,他捋了捋特特蓄長的胡須,笑瞇瞇道:“諸位大人可好啊。皇兄,你也好啊。”

    皇帝的臉色也難看得緊:“瑞王,你這是作甚!”

    皇帝本是在上首椅子坐著受姬謹行跟方菡娘的禮,唯有太子站在其右手下側的地方,離他人都有些距離。

    而這處,已是在幾息之間,被人拿劍圍了個水泄不通!

    國君與未來國君已在別人控制之下,境況再險不過!不少人都目呲欲裂,欲上前行救,然卻立馬被那些拿劍的人用劍抵到了脖子上!

    瑞王大笑兩聲:“皇兄,你這問題,問的是不是太可笑了些!本王這架勢擺出來了,你還猜不到本王要干什么嗎?!”

    有向來忠肝義膽的直臣大罵道:“瑞王!你這是謀逆!奸人妄想竊朝,動搖國之根本,置黎民百姓于不顧,合該滿門抄斬!”

    馬上便有另外一個大臣站了出來,竟是替瑞王說話:“李相此言差矣。瑞王殿下本就是國之正統,乾元帝才是那個竊取朝綱的賊子。”

    這大逆不道的話一出,立即引人側目。

    皇帝臉色陰沉沉的很。

    那大臣顯然早就投靠了瑞王,他瑞王的方向邁了幾步,一臉恭敬的朝瑞王拱了拱手,又一臉慷慨激昂的模樣,對著眾人道:“先瑞王,才是太祖欽定的國之儲君,卻被先帝竊取朝綱,鳩占鵲巢,致使正統一脈多年蒙塵!吾等為大榮臣子,當奉正統為主!”

    這話,讓在場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少性子烈的,早就按捺不住指著那人罵了起來。

    這種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佞臣之語,哪怕是改朝換代,也從未見過這般諂媚睜著眼睛說瞎話的,簡直是丟盡了為人臣子的臉!

    然而,卻仍有一小部分大臣對此保持沉默。

    皇帝怒極反笑,臉色陰沉沉的,緩緩的巡視了一下周遭:“好!好的很!還有誰?還有誰要跟了瑞王這‘國之正統’去,索性一并站出來,讓朕好好看看!”

    并沒有人站出來,卻有幾個大臣面有尷尬的低下了頭去。

    瑞王哈哈大笑:“皇兄,如今你已是那甕中之鱉,他們也不過是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侍,你也不必太過在意。”他陰森的露著白齒,“反正你很快也要‘病逝’,下去同先帝團聚了。”

    皇帝臉色難看極了,看上去馬上就要氣得暈厥過去一樣。

    太子在一旁扶住皇帝,低聲安慰道:“父皇何必跟小人一般見識。”

    瑞王根本不在意所謂的小人不小人,他嗤笑一聲,以勝利者的姿態欣賞了一下皇帝跟太子那難看的臉色,心頭只覺無比暢快。

    在京城裝憨賣直壓抑了這么多年,這可以算得上他最為暢快的時刻了。

    接著瑞王的眼神便落到了本應是今天主角的那對小夫妻身上。

    姬謹行一如既往,面無表情,眼神卻寒涼如冰。

    瑞王冷笑一聲:“你還是這副死模樣!前些日子,本王那不成器的兒子,真是多虧你照顧了!”他面露猙獰,狠笑道,“你放心,本王一定不會給你個痛快的!”

    姬謹行置若未聞,只是一直沉沉的看著人群里頭那些明顯傾向于瑞王一派的官員。

    瑞王見姬謹行那副神情,只覺越發不順眼,他眼神落在方菡娘身上,倒是陰陰一笑,話卻是沖著姬謹行說的:“聽說小侄子你,今兒娶的這個農家丫頭,乃是大榮有一無二的絕色……這倒好了,之前我兒承蒙你顧看,眼下他正在外頭收拾‘殘局’。待他回來,今兒這新郎官正好一換,這丫頭勉強可作我兒之妾!”

    話音未落,姬謹行眼中寒光大盛。

    方菡娘及時的握住姬謹行的手。

    她掀開蓋頭,鳳冠下少女清秀絕倫的臉露了出來。

    若非是在這般攸關性命的場合,不知道多少人要看直了眼。

    方菡娘微微揚起頭,畫著精致妝容的臉上一片肅然:“任何妄圖在盛世明君統治下發動政/變的人都是無恥國賊!我雖只是弱質女子,卻也不愿與爾等亂臣賊子有半分牽扯!哪怕自刎殉國,都不會讓爾等奸計得逞!”

    方菡娘說的大義凜然極了。

    順便不動聲色的恭維了一下皇帝乃是“盛世名君”。

    在她心里,是百分百信任姬謹行的。

    既然姬謹行說了信他,方菡娘自然是無所畏懼的。哪怕眼下明晃晃的刀劍加身,利刃離著她也就幾尺之距,她的心底仍是一片鎮定。

    方菡娘本來不欲在大廳廣中之下出這個頭,著實是皇帝的臉色太難看了,方菡娘生怕他這公公年紀本就大了,再氣出個什么好歹來,這才趁著瑞王把話頭引到她身上的時候,主動挺身而出。

    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都敢在刀劍加身時仍不假辭色大罵奸賊,其他人自然會有所觸動。

    最起碼眼下,喜堂里頭被劫持的這些殿下大臣們,著實是被方菡娘的慷慨激昂給激勵了幾分,臉上除了憤慨跟慌亂,也隱隱有了幾分堅定。

    皇帝臉色果然好了幾分,呼吸也稍稍平穩了些。

    瑞王一大把年紀了,又正是即將榮登大寶成為大榮千千萬萬子民的主宰,眼下卻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姑娘指著鼻子罵,頓時臉皮都氣得有些發青了,臉上頗有些猙獰之態:“那好,就先拿你來開刀!”

    他獰笑著,語氣陰沉沉的喊人:“把她拖出去!隨你們處置!”

    當即在場不少高官大臣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隨那些兵士們處置……這新娘子還能有半分好?!

    然而,瑞王的聲音落下去半晌,卻是無人有所動靜。

    瑞王眉頭皺起,正欲呵斥,卻聽得一直未開口的姬謹行聲音毫無感情的響起:“動手。”

    瑞王還沒想明白這兩個字的意思,卻見著姬謹行的話音還未落,喜堂里頭原本圍了眾人舉著刀的軍士們,齊齊兵刃倒戈,指向了瑞王,跟方才站了瑞王那邊的權貴大臣們。

    場中境況,瞬息倒了個個。

    瑞王神色大變,駭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場上這些方才還舉著刀將皇帝他們圍起來的兵士。

    他臉色鐵青,整個面皮顫抖不已:“王嘉義,你竟叛了我!”

    他喚的那人,正是這隊兵士的將領。

    一個穿著侍衛服模樣的男人不動聲色的護在了皇帝身前,不卑不亢道:“王爺,末將本就是陛下的人,何來背叛。”

    事到如今,哪里還有半分不明白!

    瑞王他妄想在皇帝出宮這一日謀圖大業,卻不曾想,他身邊最受信任的將領,乃是皇帝早早就埋下的釘子!

    太子笑呵呵道:“王叔,沒想到吧?網早就張好了,就等你入甕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其實父皇本不必冒這番險,讓替身過來做餌也是可以的。然而父皇心里頭始終還存了一絲念想,覺得王叔未必會這般窮兇極惡。誰知道……王叔,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皇帝哼了一聲,臉色仍是不太好看。

    這段時間,他小兒子姬謹行一直在忙著調查的事便是瑞王企圖謀反的事。

    隨著證據一點點擺上御桌,皇帝這才發現,瑞王不臣之心已然很久了。

    瑞王跟方才站隊的大臣們個個面無人色,更有甚者,渾身抖如糠篩,下身更是散發著腥臊味,竟然是失禁了——謀反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姬謹行微微蹙起眉頭,拍了拍手,外面的兵士便將門踹門,壓著瑞王世子走了進來。

    瑞王世子滿身的狼狽,顯然是經過一番混戰的。

    他眼角發青,狠狠的看著姬謹行。

    因著近日來冰雪相融,凡是靠水的各地,都幾乎有了洪訊的征兆。

    這些日子,幾乎各地的駐軍都在忙于防洪。尤其是西京附近的駐軍,更是恨不得一個人分出兩個身子來。

    而此時,瑞王一系的人暗地里在堤壩上搞出個大豁口來,搞出了一番混亂。而瑞王一系養的護衛,加上早就囤下的不少私兵,則是趁著這番混亂,喬裝打扮混進了城里,由瑞王世子帶領,準備趁著這次皇帝準備跟瑞王里應外合,雷厲風行的謀了那至高無上的位置。

    畢竟只要這次殺光皇帝一系的繼承人,那么,大榮的正統,就只剩下瑞王一脈。

    到時候那些大臣哪怕再怎么不愿,為了大榮的百年正統,也不得不認了瑞王為帝。到時候瑞王再隨便找個“刺客刺殺皇帝,他護駕來遲”的理由,在天下人面前站得住腳就是了。

    然而想的千好萬好,誰知道,瑞王世子帶著的人,還沒等完全圍住謹王府,就被早早就埋伏下的將士打了個措手不及!

    當時瑞王世子就心知大事不妙了,等到了他被抓之時,心里倒還殘留著一絲絲妄想,希望他父王這里已經成了事。

    然而他被人推搡著進了喜堂后,只一眼,他就明白,他們完了,徹底完了。

    ……

    再接下來的事,便是處理殘局了。

    諸位權貴大臣們也沒了參加喜宴的喜悅,他們心里清楚,一*清洗,即將開始。

    不過這些與方菡娘都無關了。

    皇帝走之前,親口嘉許了方菡娘:“確實是個極好的。”

    方菡娘抿著唇一笑,微微垂下頭,倒沒有謙虛,算是認了皇帝這一句夸。

    姬謹行親自將方菡娘送到了新房。

    儐相跟喜婆是姬謹行特特安排好的,雖說也是被嚇得不輕,但是好歹可以勉力支撐著繼續進行流程。

    桂圓蓮子核桃紅棗撒了滿滿一帳,方菡娘同姬謹行喝過合巹酒,方菡娘面上添了一抹紅,坐在喜床邊上,含笑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姬謹行。

    姬謹行看著因飲酒而雙頰染醉,越發姝色無雙的小姑娘,低聲道:“你生氣了嗎?”

    方菡娘沒想到姬謹行會這般問,抬起已經染上一分醉色的雙眸:“為何這般問?”

    姬謹行默然半晌,低聲道:“今日本是你我大喜的日子……”

    聰慧如方菡娘,幾乎是立即明白了姬謹行的意思。方菡娘伸出白嫩的小手,止住姬謹行繼續說下去。

    方菡娘認真的看著姬謹行:“我要嫁的是你這個人,而不是這什么儀式。”

    姬謹行定定的看著方菡娘,終是忍不住,上前一步將方菡娘摟在懷里。

    一旁的喜婆跟丫鬟們都有些嚇傻了。

    謹王殿下這樣,好像不太符合流程?

    不過再一想,今日不合流程的地方多了去了,不說別的,就說這位新王妃,早在喜堂上就自個兒掀了蓋頭。

    喜婆跟丫鬟們驚嚇過一次后,都極有眼色的紛紛退了出去。

    方菡娘被姬謹行這突然一摟也驚了驚,繼而又有些細微的掙扎:“我頭上還帶著珠冠呢,別扎著你了……”

    姬謹行牢牢的鎖著方菡娘,不許她動。

    方菡娘見姬謹行這般,也就隨他去了。

    姬謹行低聲道:“……近些日子,因著冰雪融化,各地洪訊頻傳,在這種節骨眼,瑞王一系的人馬還在那罔顧人命,在賑災銀子上做手腳……再晚數日,說不得又有多少百姓死在瑞王一系手中,實在不能再拖。咱們的親事是最好的機會,因著最近我查了他們不少東西,他們也有些慌了,一定會趁這個機會動手……我知你不在意這些,卻也要同你說清楚的。成親前沒有告訴你,只是怕嚇著了你……只要有我在,定不會讓別人傷到你半分毫毛……若你覺得委屈,我再去風風光光的將你迎回來一次。”

    方菡娘貝齒輕咬著下唇,看著姬謹行,眼里隱有淚光閃爍。

    姬謹行心中先是一窒,又是一痛,只覺得那隱隱的淚光再扎心不過。

    正當姬謹行心中慌亂萬分,不知該如何去哄方菡娘之際,方菡娘眼里含著淚,聲音帶著笑,嗔道:“再迎娶一次,你是打算先把我休了嗎?”

    姬謹行有些愣忡的看著方菡娘,說不出話來。

    方菡娘回抱著姬謹行,帶著幾分羞意輕聲道:“我現在已經是你的王妃了,你不認也得認了……你肯這樣將前因后果都告訴我,便足夠了。我一直憧憬的,是嫁給你、成為你的妻子這件事,而不是這些繁瑣的成親禮儀。”方菡娘又輕嘆著一笑,“再說了,瑞王一系伏法,不知多少黎民百姓因此受益,這樣的大功德,比什么儀式都更讓人高興。”

    姬謹行緊緊的摟住方菡娘。

    紅帳上,只聽得方菡娘在那兒嗔道:“說了,還有珠冠呀……”

    這一夜,新房內的龍鳳紅燭,整整燃了一夜未曾熄滅。

    ……

    各地的皇榜上都張貼了瑞王謀反的罪名,瑞王一系,一個不剩,全都拉到菜市口砍了頭,據說鮮血都匯成了一條小河。

    而之前站隊瑞王的權貴大臣們,也被一個個揪了出來,論情節的嚴重程度,有的陪著瑞王一起掉了腦袋,有的則是刺字流放三千里。

    至于當時幾位表現的鐵骨錚錚的大臣,則是在朝中很受了一番皇帝的夸贊。

    而方菡娘當時的表現,也讓皇帝對這個兒媳婦滿意不已。再加上方菡娘又領著弟弟妹妹為各地的洪訊捐了不少家財,皇帝龍顏大悅之下,賞了謹王府不少好東西,封了方芝娘為純平縣主,又賞了方家不少好東西。

    因著方菡娘年紀尚小,直到方菡娘及笄,姬謹行才同方菡娘圓了房。

    只是,因著顧念方菡娘的身子,不忍她小小年紀便經受懷孕之苦,姬謹行一直吃著太醫配的中藥,打算等方菡娘再大一些時再說子嗣的事。

    皇帝卻是不知道這些的,在他看來,小兒媳婦進門兩年了肚子都沒個動靜。哪怕再對方菡娘滿意,皇帝都有些忍不住想給小兒子賜下幾個宮人開枝散葉了。

    姬謹行謝了恩,然后轉頭說邊境寒苦,許多戍邊的將士都討不到媳婦,皇帝賜下幾個宮人,他便送幾個宮人去邊境,讓將士們一同感懷皇恩浩蕩。

    氣得皇帝差點想拿墨硯砸死這個違逆父君的小兒子。

    哪怕再多的壓力,姬謹行都很堅決的沒有改變自己的態度。等到幾個御醫都確定方菡娘的身子骨能受得起懷孕生產之苦后,姬謹行這才停了湯藥。

    方菡娘姬謹行成親四年后,方菡娘誕下了一名小世子。

    同年,方芝娘嫁給了新科探花王逸飛。

    又三年后,方菡娘誕下了一對龍鳳胎。

    同年,方明淮考取了新科狀元,成為了大榮史上最年輕的狀元。

    ……

    方菡娘倚坐在王府正院里的回廊下,笑瞇瞇的看著大兒子領著一雙弟弟妹妹在院子里笑鬧,繞著海棠樹轉圈瘋跑。

    姬謹行從宮里回來,進了正院便看到這副再讓人舒心不過的畫面。

    他在院門口默默的站了會兒。

    倒是方菡娘先看到了他,高高興興的向他伸出了手:“夫君,郊外莊子里的荷花開了滿湖,我們領著孩子去莊子上玩吧?”

    姬謹行嘴角慢慢的彎起個弧度,朝方菡娘走去,伸手握住了方菡娘的手:“好。”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全文完)

    ====

    寫在最后,打下全文完三個字,廢花全身都在因為激動而顫抖!因為廢花現實生活的種種原因,這兩章大結局的中篇下篇8000字,拖了太久了。

    這幾日終于可以開寫,進度又極為緩慢,每日都是幾百字在那兒蝸牛爬……今日終于寫完了!!!雖然還是無顏見江東父老,但好歹有始有終了!!

    這兩章巨肥完結篇+還未開始寫的芝娘x王逸飛的番外,廢花會免費放出。

    對了這周廢花要搬家。新家還有一堆東西沒處理好,現在的房子還有巨多東西要收拾。番外廢花盡量抽時間寫。大家不要期待,就當沒有那種東西吧……

    最后,感謝所有讀者的一路陪伴,這一百六十多萬字,整整一年的連載,讀者朋友們是真的辛苦了。廢花不太愛煽情,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給你們鞠個躬吧。

    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本作品由手機用戶請瀏覽m.81zw.la閱讀提供!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