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逍遙游 > 第548章 錯綜
    魏王李泰收到鐵無環稟報的消息,先是大為震驚,幾乎不敢置信,待反復詢問,確定無疑后,登時化為滿腹的歡喜。

    這位大哥,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李泰滿心的感激,甚至悄悄決定,自己一旦被改立為太子,有朝一日成為皇帝,而廢太子李承乾那時還沒死的話,一定不會殺了他。這樣一位主動把太子之位拱手送上的兄長,就得兄友弟恭才行,到時候

    幽禁他的條件優渥些,每七天可以給他一頓肉食,哈哈哈哈……

    李泰容光煥發,馬上吩咐:“更衣!本王要入宮!”鐵無環站在廳中,暗暗一聲嘆息。這種兄弟鬩墻的場面,在鐵無環看來,實在是難免感慨。在他族中,迄今為止,還不曾出現過這種情況。但捫心自問,那應該是因為該部生活環境艱苦,外部壓力甚大,

    為首領者幾乎享受不到什么權力的快感,反而是重任在肩吧。

    如果,鐵驪部落也有大唐這樣的勢力……

    鐵無環搖了搖頭,那是他一直想要追求的境界,可若因此使得他的家族也如此的爾虞我詐,究竟值不值得?

    鐵無環胡思亂想了一陣,忽又想到了李魚。

    李魚隨軍前往齊州了,李績已經率大軍回來,可大哥卻還全無消息。朝廷說,大哥被李績大將軍留在齊州善后了。也好,大哥不在京城,便可以避免趟這混水。皇家的事情,沾多了絕非幸事啊。

    鐵無環輕輕嘆了口氣,忽然醒覺,王爺今天更衣出行的準備時間似乎太長了些。

    鐵無環正想著,就見李泰又從后邊慢慢地轉了出來,仍舊穿著燕居的常服,背著雙手,在廳中徐徐踱了一陣,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搖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過了許久,李泰才抬起頭,對鐵無環道:“你等繼續盯著,比之前要更加的謹慎,寧可打聽不到消息,也不可引起他們的警覺。”

    鐵無環怔了一怔,恭聲答應一聲,退了出去。

    李泰又思索半晌,沉聲道:“快!馬上把長史叫來!”

    王爺的長史都可以算是王爺的副手,他的主要職責就是替王爺背黑鍋。所以,身為王府長史者,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整天跟王爺對著干,時不時就向朝廷彈劾一下王爺的不檢點。

    兩下里關系惡劣的不可收拾時,就可以如愿以償地滾蛋了。

    不過,通常這樣離開王府的長史,也就沒有前途可言了。

    皇帝把他派去給兒子,是輔佐同時也負有監視作用的。但你跟皇帝的兒子鬧得水火不容,拍屁股走人,皇帝對你絕不可能有好臉色。

    所以,大部分長史就走了第二條路,跟所輔佐的王爺努力搞好關系,變成他的鐵桿,這樣自己的日子就好過多了。王爺有什么黑鍋,也不大舍得讓你去背。

    熬上些年頭,王爺漸漸歲數大了,不再復有年少輕狂時的舉動,自己也就功德圓滿,攢夠了足夠的資歷,朝廷必有回報。跟王爺走這么近,王爺造反怎么辦?

    嘁!上下五千年,有過多少個王爺啊,造反的才幾人?那得多大的雨點兒,才能砸到你的頭上。真要是這樣都砸頭上了,那就是天意,認了吧!

    東宮的長史,無疑就是被雨點砸中的那個人,而魏王李泰的長史,則是春風得意。

    他所服侍的王爺,是皇帝最寵愛的兒子,而且太子之位岌岌可危了,他所服侍的王爺是最有可能上位的,那么有朝一日他將是什么人?毫無疑問的宰相人選吶!

    所以,魏王府長史這些日子就跟打了雞血似的。

    魏王這邊一召,長史馬上就急吼吼地趕來了。

    魏王李泰對他面授機宜一番,這長史連連點頭,很快就離開了王府。

    第三天,皇宮收到了一份秘報。

    秘報上用黃色的綾子纏了兩道,這意思就是極其秘密,只能由天子親手閱覽。

    密奏制度其實一直就存在。天子高高在上,遠離民間,豈能完全信任身邊人說的話?

    雖說密奏制度在后世常遭人詬病,其實它是朝廷信息渠道的有力補充,是正常的。在現代社會,領袖的身邊人探個親、休個假什么的再回去時,領袖也會問問他的見聞,以免蒙蔽。

    匿名舉報,官方也是一直存在這樣的渠道的。只不過,屁股坐在哪兒,就向著哪邊說話。他若舉報個貪官污吏,就是百姓眼中的斗士。他若舉報的不合己意,那就是告密制度不現代、不法制了。

    而且漢武帝、武則天、明朝、清朝這四個階段,告密制度大行其事,實在是害苦了許多人,尤其是讀書人,在其口誅筆僥之下,告密毫無疑問地就有了貶義色彩。

    李世民時期也是有告密制度的,只是沒有達至泛濫地步罷了。密奏呈至御前,李世民一見是密奏,馬上放下正在批閱的奏章,先查了火漆,確認無人打開過,這才取過銀刀,親手將它打開。看罷密奏,李世民臉上毫無表情,送來密奏的大太監微微斜眼瞟了皇帝一眼

    ,也不曉得是誰告密,告的什么,心下雖是好奇,卻不敢動問一句。

    李績沉默半晌,將那密奏就著火燒了,便若無其事地繼續批閱起奏章來。

    次日早朝已畢,皇帝隨口說了一句:“兵部、戶部留下!朕要聽聽今冬軍中寒衣的發放情況。”

    李世民就是個馬上皇帝,一向重視軍隊,這隨口一句吩咐,誰也沒有多想其他,就連昨日呈上密奏的那個大太監,一時也未聯想到今天這個小范圍的討論寒衣發放的舉措,和昨天的密奏有什么關系。

    只有魏王李泰,間接打聽到這個消息后,一顆心放回了肚子里。他馬上做出決定,撤回所有密探,免得打草驚蛇,弄巧成拙,接下來的事,該由他的父親接手了。他相信,父親會做的比他更好。不管是父皇的能力,還是父皇所掌握的力量,李泰自問,都是望塵莫及的

    。

    他最大的倚仗,是父親對他有別于其他子女的寵愛。

    ***

    “自今日止,各位娘娘的禮儀演練就結束了。接下來,會有六局二十四司的奴婢們侍奉各位娘娘進行安置!”

    女官彬彬有禮地說著。她教授的是第一批次的幾人,全都是有妃嬪職位的,其中一女是四品,還有幾個五至八品的,全都是注定了的皇帝的女人,她可不敢像其他各組的“教官”那樣頤指氣使。天知道哪一天,自己就得撥到她們

    之中的某一人宮里當差呢。

    李魚作為御前“太監”,適時地趕到了。

    他要了解這里的進程,以便稟報皇帝。

    “呀!”

    人群中,華姑一眼看到了李魚,禁不住輕呼一聲,急忙捂住了嘴巴,大眼睛左右一溜兒,幸虧聲音小,沒人聽見。

    華姑沉住了氣,隨著各司各局的安排,前往安置她們的宮殿—――華沐苑。她是五品的才人,在后宮的位置已經算是極高了,但大唐的皇宮雖大,殿宇雖多,也還沒有她獨立的宮殿,可以自稱本宮。

    她和另外三名才人,分配到一座宮殿中,各自擁有不同的起居處、活動空間,各自不同的太監和宮娥侍候。如果年少寂寞了,還可以跟其他才人湊到一起,打打葉子牌什么的。

    “李魚!”

    一直到她抵達分配給自己的殿宇,分配來侍奉她的太監宮娥見過了她,送她來的女官想要告辭,李魚也要隨之離去,華姑才忍不住喚了一聲,李魚一回頭,她就知道沒有認錯,這人果然就是李魚。

    “家父曾在利州任職,李中官本也是利州人,是以認識。那時人家還是個八九歲的小丫頭呢,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故人!”

    這是華姑對那女官的解釋,解釋的滴水不漏。不但說清了她做為后宮嬪妃與這太監相識的緣由,而且還點出了自己當時的年紀,避免有人嚼舌根子。

    宮里頭鶯鶯燕燕的,別看大家平日里仿佛親熱的不得了,可指不定誰就會在背后下你的絆子。甚至……不需要結怨,不需要有過節,她看你不順眼,她嫉妒你出身更好、容顏更俏,就足夠了。

    華姑年紀雖小,這些事卻很明白。

    “那倒巧,李中官,難得故人相見,就陪娘娘說說話兒吧,記得早早回御前稟報。”

    那女官知道李魚的真正身份,是以好心提醒了一句,否則他一個“完整”的男人,在后宮久滯不出,還與皇帝的女人接觸親密,后果很難預料。

    那女官其實平日里也蠻尖刻的,但誰叫李魚是個正常的男人呢,長得還挺俊俏。雖說不可能與他發生點兒什么,可這好感卻是自然而然的。

    李魚謝過了那女官,與華姑行在院中,便敘敘起了別后之情。

    童年的事情,在華姑心中已經淡了,那時她還是個小女童,但現在已經出落成大姑娘了。不過,她仍記得是因為李魚的冒死相助,才救了她一命,對這位救她一命的大哥哥,還是心存感激的。

    “原來如此!”華姑聽說李魚不是太監,又聽他說了扮成太監留在宮中的理由,便更加親近了幾分。雖說她是后宮女子,且剛剛進宮,不怕她與外臣有所勾結,可李魚哥哥能毫不避諱地對她說出這個秘密,還是令她覺得

    很開心。

    “可惜你在外廷,我在內宮,平素里不大能相見呢。”

    李魚笑道:“那也未必,我現在御前,為了扮得像一些,只要皇帝往后宮里來,我也就得跟著來,你若被皇帝喜歡了,常往你這里行走,你我未必不能相見。”

    說到這里,李魚神思一陣恍惚,很久很久以前,那黃花地里,有個小丫頭曾童言秩語地說過長大了要嫁給他呢。沒想到,現在她已出落成了大姑娘,自己融入這個時代,已經很久了啊。

    很多的人、很多的事,由他一起經歷著,與他一同成長著,那時他還是個一文不名的窮小子呢,如今卻是有妻有妾,還有一個大胖小子。啊!凌若也快生了吧……

    李魚一時也浮想聯翩。

    華姑聽他提到皇帝,便有些害羞,但又忍不住試探地道:“皇帝……是個什么樣的人啊?胡子還沒有白吧?他脾氣大不大?”

    李魚笑道:“皇帝才只年過四旬啊,怎么可能那么老。他身材偉岸,容顏端正,你一看就知道了。皇帝的脾氣……也不算大吧,至少我還不曾見過他大發雷霆。”

    華姑聽著,忍不住浮想翩躚。

    她已經知道,本月二十三,她就得侍寢于皇帝。今天已經十九號了,想想就叫人芳心亂跳,說不出的緊張。皇帝……會喜歡我的吧?

    一想到她是九九而御,還要和另外八個女子一起侍奉皇帝,華姑就更緊張了。九個姑娘一起侍奉皇帝,如果不能得到他的喜歡,很可能就會得不到他的寵幸。那時,連身邊的太監宮娥都會來欺負我了。

    華姑想著,暗暗攥緊了拳頭,她可不喜歡被人無視,被人欺負,既然已經進了宮,她就得在這里站穩腳跟,一定要給皇帝留下深刻印象,要他喜歡上自己才行。

    此時,楊千葉也被領到了華沐苑。引她前來的女官板著臉道:“你之前表現優異,所以,我舉薦你為華沐苑的良侍女官,你要好好做事,配合承宜良侍,侍奉好幾位娘娘。”

    “多謝姐姐提拔,妹妹銘記在心。”

    楊千葉福禮謝過,那女官臉上顏色便緩和了許多,點頭道:“此間承宜良侍是正管,你是副管,她是宮里老人了,脾氣也好,我帶你去見她。”

    楊千葉淺笑答應著,跟著那女官往里走了走,忽然一眼看見李魚,正與一位才人服飾的女子低聲說著話。楊千葉的心兒咯噔一聲,就提到了嗓子眼兒。

    雖說她一直不敢相信,這個與李魚一模一樣的太監會是李魚本人,可此時一見,還是心驚肉跳,她下意識地就往那女官左側一躲,低著頭,跟著她盈盈邁步,向華沐苑里走,不敢稍稍抬頭。那女官微微回首,將她舉動看在眼里,不禁淡淡一笑:“雖說平素看著她頗具雍容之姿,到底還是剛剛入宮的人,這就開始緊張了。”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