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逍遙游 > 第236章 大牢一日游
    第236章 大牢一日游

    李魚一見自己把個公主嚇得下跪,不免也是心驚肉跳,急忙探手拉她起來,抓著小姑娘的胳膊道:“你快起來,有話好好說!”

    高陽一扭身子:“先生不答應,高陽便不起來!”

    李魚汗都快下來了,連忙道:“答應!答應!你快起來。”

    高陽這才欣然道:“多謝先生!”

    高陽盈盈站起,眼巴巴地看著李魚,李魚定了定神,道:“天機本不應泄露太多,但公主殿下身份貴重,肯屈膝就教,在下誠惶誠恐,拼卻一死,也定要幫你了!”

    高陽公主一聽,心中感激,實在無以言表。

    李魚又道:“你無需擔心,這些都是未來之事,你若太早有了應對之法,難免因天命有定,天道自行糾偏,再給你生出些什么意外來,所以,預已有知,再隨機應變就是。”

    不得個實信兒,高陽哪里放心,秀眉一蹙,還要再說,李魚道:“況且,我就在長安城中居住,你隨時有所疑問,隨時來問我便是!”

    得了這句話,高陽公主的心總算落了底,欣欣然道:“多謝先生,如此,我就放心了!”

    她卻不知,李魚不是不想泄露太多天機,而是想泄他也無從泄起,因為他記得的也就這么多,而且如何應對,一時之間他也沒有主意,只好使個拖字訣。

    高陽小蘿莉已經把他當了活神仙,對他的話信之不疑,喜孜孜地道了謝,就見李魚換了一副眼巴巴的表情望著她。高陽不禁一呆:“怎么?”

    李魚道:“放我出去啊!”

    高陽公主這才恍然,露出些赧然神情道:“原本就是高陽頑皮,戲弄先生,本就沒想過要將先生長拘于此的。啊!你等我回宮,稟明太子哥哥,叫他放你出來。”

    高陽現在把李魚當成了人生的指路明燈,未來幸福的航標燈塔,哪敢怠慢,急忙一提裙袂,急匆匆地向外跑去。

    她雖貴為公主,也干涉不了朝廷政務。想放李魚等人出去,也得經過官方程序,若是刺殺太子的“重要嫌犯”,因她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一句言語就能放出去,豈非成了兒戲。

    眼見小公主急匆匆奔出牢房,眾人都把目光向李魚望來,就連一直很淡定的蘇有道都是一臉饒有興致的表情,因為他們實在想不通,李魚究竟說了一番什么話,竟能讓一位公主向他頂禮膜拜。

    李魚老神在在的,仿佛沒事人兒一樣,走到牢房貼墻的一堆稻草旁,往上一倒,枕著雙臂,翹著二郎腿。知道小公主殿下會不遺余力地撈他出去,那心里登時踏實了許多。

    “你瞧瞧人家!”

    李魚不知不覺就想起了楊千葉:“同樣是公主,差距咋就那么大呢?我踹了她一腳,她還屁顛屁顛地為我奔走。再瞧瞧你,我為你做了多少事兒啊,一次次的你就會坑我,哎……”

    “耶?楊千葉是前朝公主,前朝皇帝與本朝皇帝好像是親戚,那楊千葉和高陽應該也是親戚了,卻不知她們倆這輩份兒誰大誰小。對了,高陽是封號,那她本名叫什么?”

    李魚這廂胡思亂想著,頭兒一側,忽然對上一張面孔,嚇得李魚一聲尖叫,迅速爬起來,貼墻坐定。

    他只記得這是牢房,而且是單人牢間兒,渾然忘了這牢里還有一個能自由地串來串去的主兒,陡然一扭頭,看見一張臉,這一嚇還真是非同小可。

    李魚這一聲驚叫,把靜靜也嚇了一跳,急忙倒爬兩步,害怕地道:“小郎君,出什么事啦?”

    李魚看清是她,這才松了口氣,白了她一眼道:“你怎么一點聲兒都沒有啊,真嚇死人了。”

    靜靜這才知道是因為她無聲無息的鉆進來,湊到李魚面前所致,干笑道:“我這不是看你出神,怕打擾你么。”

    靜靜眼珠轉了轉,好奇地問道:“小郎君,你剛剛說了什么,讓那位公主殿下向你下跪的呀?”

    李魚道:“山人自有妙計,卻是不便與人言說。”

    瞄一眼靜靜,依舊是犬兒似的跪趴姿勢,雖不及深深跪趴時雙峰之碩挺巨大,但她腰更細、臀更翹,肢體柔韌性更好,這標準的牝犬雌伏之姿,實在是令人浮想連翩。

    李魚忍不住道:“姑娘家家的,也不注意個形象,站沒站相,坐……跪沒跪相!”

    “哦!”

    靜靜趕緊按照標準的跪坐之姿坐定,那種不經意間露出的誘惑姿忍瞬時不見,李魚心中竟爾生起些許遺憾。

    ************

    高陽回到太子宮,袁天罡和李淳風還等在那里,等高陽說會請太子哥哥下旨放人,二人才松了口氣。太子進宮,一直未歸,兩人也不便在太子府一直等下去,便告辭回了司天監銷假。

    高陽在太子府苦捱到黃昏時分,李承乾終于從宮里回來了。高陽此時等不及,正要進宮去尋呢,瞧他回來,喜不自勝,連忙蹦到他的面前,道:“太子哥哥,放人放人,快放人!”

    李承乾呆了一呆,道:“放什么人?”

    高陽道:“被你關進長安縣的人吶,我已經查清楚了,他們與刺客全無干系,快把他們放了。”

    李承乾臉色一板,道:“簡直胡鬧!朝廷重犯,你一個小姑娘家,審什么審。放不放,又豈能由你一言而決?”

    高陽一聽著急了,跟在李承乾的屁股后面磨嘰:“他們根本與兇手全無干系啊,是我不忿那個李魚救我時不太禮敬,所以有心消遣于他,但是說到底,他們不但無辜,而且有功,怎么能關在牢里呢,太子哥哥……”

    李承乾拖著微瘸的腿往書房里走,擺手道:“審出了結果,自會放人,你莫聒噪。”

    高陽不死心,道:“等你審出結果,還不知要到哪一天,我豈不是成了恩將仇報?再說,袁少監和李秋官也與之相熟的,這兩位可是父皇身邊的紅人,如果他們出面求懇,父皇一樣會放人,這個好人,何如你來做。”

    李承乾聽的好不耐煩,還要出言拒絕,忽然有一個侍衛迎面走來,看到李承乾,立即站住了腳步,似乎有話要說。李承乾看到那人,忙向高陽揚了揚手,自己加快腳下迎了上去。

    高陽公主畢竟是生在帝王家的女兒,知道這樣情形不宜上前,便停在了原地。李承乾走到那侍衛前面,侍衛忙趨前兩步,貼著李承乾的耳朵,小聲道:“蘇先生傳出話來……”

    那侍衛對他竊竊私語一番,李承乾一怔,微微側首思索了一下,點點頭。那侍衛便抱拳退下了。高陽見那侍衛走了,忙又湊到李承乾面前,撅著小嘴兒,一副你不答應我就不與你甘休的模樣。

    李承乾瞟了她一眼,笑笑道:“好!那就放了他們!”

    高陽一聽雀躍不已,李承乾看看天色,道:“此時遣人去已然來不及了,宵禁在即。明日我再派人去吧!”

    高陽公主一聽苦起臉兒來:“啊?還要明天呀?”

    李承乾攤手道:“若是此時派人出去,碰上宵禁,把事情捅到父皇面前,放不放,可由不得你我啦。”

    高陽公主一聽,連忙擺手道:“那還是明天再放人吧!”

    高陽公主說著,心中暗暗懊惱,一不小心把人家送了進去,看來明天還得去長安縣接人,以示賠禮。不過轉念一想,若非如此,怎會知道自己未來竟如此凄慘,并得了明師指點,可以趨吉避兇?

    這樣一想,又心安理得起來……

    :求點贊、月票!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