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108章 灰色蔓延(上)
    “真的沒想到二哥重新活一世居然換了副模樣?”安然一邊整理兩人的行李一邊感嘆。

    安鎮河伸出手拉住安然臉上的肉肉揪了一下。

    “你干嘛呢?”安然抬眼看著安鎮河。

    “幫你確認是不是在做夢。”送開手, 安鎮河將手放在安然后面的脖頸處, 另一只手抓住安然的肩膀將他壓在床上,咬住安然的嘴唇就親了起來。

    “誒……明天還要奔波。”親了親安然的額頭, 安鎮河戀戀不舍的坐起來感嘆到。

    他們明天要去邊境, 今天從道夫那里知道了很多信息, 不過光聽是不夠的, 為了確認真實性安鎮河和安然決定親自去那里看一看。明天就出發。

    安然和學校和崽子們申請完畢, 在第二日登上了開往邊境的飛船。荒蕪星球是他們的目的地,這個星球也是帝國最邊境,從這里出發坐私人飛船到達邊境界限只需要二十幾分鐘時間。肯尼斯接待的他們。

    走下飛船,肯尼斯向安然獻上一束鮮花。

    “抱歉, 你結婚的時候我沒能去參加,今天的花算是補償了。”

    肯尼斯站在那里看著奧爾德和安然并肩一起走下來的時候,心里忽然就釋然了, 眼里的感情是騙不了人的,安然以前曾經用這樣的眼神看過自己,可惜自己沒有把握住,他后來有不甘心過, 但是后來他想, 如果安然回來了,自己有把握放下手中的一切,放下職位,放下理想同安然在一起嗎?他依舊會非常忙碌,等這里的工作結束了, 他會被調往雷霆的最前線,到那個時候他會不會再次覺得安然和自己不合適誰也說不好。

    但是奧爾德不一樣,他將安然視作自己的唯一,不在乎外界的傳言,不在乎地位財富,他只在乎安然這個人,前段時間聽說奧爾德已經計劃等尼諾成年之后就將權利交出。

    安鎮河盯著安然手里的鮮花巴不得直接給丟出去。

    “給你們安排了住宿的地方,上車吧。”似乎看出來安鎮河的不耐,肯尼斯的嘴角有一絲笑意,能讓這位皇子殿下生悶氣的就只有關于安然的事情了。

    這次奧爾德殿下是秘密出訪,所以只有肯尼斯一個人來,住宿的地方也是秘密安排營地內。

    車子平穩的行駛在沙漠中,半小時候就到達了營地。

    節目錄制結束之后,真正的新兵來到了這里開始訓練,這個時候正好是訓練的時間。

    新兵們看見肯尼斯的車駛進來,目不斜視筆直的站在太陽底下曝曬著。

    “這些都是剛來的新兵,在我手下已經訓練了一段時間了,體格素質都是最高的一批新兵,最重要的是守規矩。”從他們車子駛入訓練營開始安然沒有看見一個人說話,大家一動不動的站著,仿佛營地并沒有迎來新客人。

    安排住宿的地方就在訓練地方不遠處,走進房間安鎮河就注意到桌面上擺放了幾把鑰匙。

    “這個是營地武器庫的鑰匙,里面停了好幾架飛船,您隨時可以使用,另一把鑰匙是你們旁邊房子的鑰匙,里面擺放了幾臺大型分析器用來接收和攔截信號的,我想您可能需要就造出來了。”

    肯尼斯是個心細如發的人,這次奧爾德秘密出訪他準備了不少。

    “我們很快就走了,你居然還準備了這么多。”安然有些不好意思笑著說到。

    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去看看情況,呆不了幾天就得走了。

    “那我也準備著,畢竟你們難得來一次,我又是東道主。”

    安然他們確實呆不了多久,下午的時候安鎮河就挑選好了飛船,帶著充足的干糧出發了。

    出發之前肯尼斯拉住安然抱歉的同奧爾德殿下笑了笑問道,“我能同安然聊聊嗎?十分鐘就行。”

    安鎮河臉上的表情霎時黑了下來,這個人怎么回事,安然已經是自己的伴侶了,還想要做什么?

    “別誤會,我只是想聊聊。”肯尼斯堅持到。

    “走吧,我們到旁邊的房間去。”安然說到,他對肯尼斯的印象不錯,愛國熱血,心中建立著自己的理想國,對一切都有著積極向上的愿景,除了前安然他沒有對不起任何人,這個時候找自己談話應該是有原因的吧。

    兩人走入房間,安鎮河一個人坐進飛船里時不時的看想那個方向異常的在意。

    “安然,我一直欠你一句道歉。”肯尼斯說到。

    “嗯,我收下了。”這句話是安然替前安然收下的,可惜他聽不見了,這句晚來的道歉。

    “也許一個人的心真的很小,我放了理想就裝不下你了,你能找到我叔叔真的是一件非常讓人高興的事情,希望你們在一起幸福。”

    “會的,我們現在在一起很合適。”

    肯尼斯看著安然,他告訴自己這是最后一眼,看著這個人把他刻在自己心里,以后就不要再去打擾他了。以后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想想這個人,他為了自己理想放棄了他,那么最起碼理想要守住,這樣才能繼續拼命努力下去。

    “好了,沒什么想說的了。”肯尼斯釋然的笑了,“如果我叔叔欺負你了,你可以找我媽告狀,她的話我叔叔大概還會聽一些。”

    “好啊……”安然笑到。

    門被打開了,安鎮河假裝毫不在意發動飛船,然后催促安然快一點。

    安然同肯尼斯擁抱了一下離開了,地面上的肯尼斯變的越來越小直到消失不見,此時的他們并不知道,這一別就是永別。

    看著駕駛飛船面無表情的安鎮河安然問道。

    “剛才聽墻角開心嗎?”剛才在房間里安然就感受到了安鎮河的神識,這個家伙明明都已經是個活了萬年的人了,還做聽墻角這樣幼稚的事情。

    “開心,反正他走了我就很開心。”安鎮河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悅之情,最后一個情敵的放手讓他覺得簡直神經氣爽。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很快邊境就到了。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