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67章 安然退賽
    安然才注意到, 奧爾德的手已經血肉模糊的, 應該是剛才和蛟龍搏斗的時候替自己挨的那幾下弄的。

    “疼嗎?”

    見安然盯著自己的手,奧爾德笑到,“沒事, 這些傷我回去找機器人做個修復就行了。”

    比起自己的傷, 奧爾德倒是希望安然的腿好好的,那樣他心里也好受一些。

    “你先把這個吃了。”安然從戒指中拿出一枚丹藥遞給奧爾德。

    “你這里總有些寶貝。”奧爾德二話沒說就吞了, 連問問這是什么都沒說,這是全然的信任。

    安然的通訊忽然響了起來,接聽之后,那邊果然是肯尼斯他們。

    “你現在安全嗎?”肯尼斯問道

    “安全,你們先別下來,水下很危險,自己想辦法上去。”安然害怕他們一下來就看見了奧爾德,所以推脫到。

    “你一個人可以嗎?”肯尼斯問到, 很難想象安然在那樣的環境下居然能自己平安的挺過去, 他們都小看安然了。

    “可以。”安然給出了肯定的答復,現在從原路回去可能依舊不安全,安然左右環顧忽然注意到他們所在的溶洞上方居然被剛才的炮火震出了一個洞。

    要不從這洞口出去?

    可以試試。

    奧爾德果斷的化成獸形背起安然, 居然凌空踏空飛了起來。

    “你居然會飛行決?”

    “你教導的那些孩子都學會了,我還能學不會?”奧爾德在修煉方面的天賦絕對超過安然的想象, 不過他從來沒和安然提及過而已,當時安然教導那些學生的時候,他看了幾眼, 仿佛原本就在記憶中的東西一樣差不多學了個大概,而安然給f班成員準備的那些法決他也都看了,也全部記憶了下來。

    從洞口鉆出去,居然是一條地下河,河水一面流向湖底,另一個方向肯定是通向外面,有地下河的地方必然有出口。

    奧爾德背著安然就這么向前慢悠悠的走著。

    “你也不著急。”安然看著奧爾德的手就有些心疼,結果這都什么時候了,他還慢悠悠的。

    “我就想和你單獨待一會,等出去了就沒什么機會了。”奧爾德笑到。“再說了,我吃了你給我的丹藥已經好多了。”

    “傻子……”安然趴在許久沒有說話。

    “安然,出去之后我想和你談戀愛。”奧爾德說道,”反正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可以追求你,這個是個人自由。”

    “嗯……”安然似乎睡著了,發出了一聲鼻音。

    “你說什么?!!”奧爾德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剛才安然是說話了對嗎?

    “我說我知道了,你速度快點,不然就不作數了!”安然忽然提高了音量,別扭的耳朵根又紅了,安然的小孩子脾氣只會對奧爾德,而這種大喊大叫在奧爾德眼中就和撒嬌一樣可愛,這是一個和別人眼中不一樣的安然。

    奧爾德順著出口走了出去,這里已經遠離湖泊了,重新化成獸形,奧爾德看著安然聯系上肯尼斯之后,迅速離開。

    不一會,肯尼斯等人趕到,看見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的安然,他看起來有些狼狽,而且腿的姿勢怪異,似乎是失去了對腿的掌控力。

    一種不好的預感在肯尼斯心中升起。

    “安然!”

    等到了大部隊,安然送了一口氣,f班的崽子們一擁而上著急的查看安然的情況。

    這次是制作組疏忽了,雖說是幼崽訓練營,但是活動的地方必須經過排查,避免出現危險,但是現在居然出現了這種未知的巨型怪物,要是真怪罪下來節目組需要擔很大責任,原本聽說安然已經平安出來了,制作組的負責人已經松了一口氣,但是現在心又提了起來。

    “還愣著干嘛,把安然送醫院!”導演吆喝道。

    肯尼斯一把背起安然,放進車里,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向著訓練營的方向趕過去。

    -----------------

    當安然被送進訓練營的時候,奧爾德已經在門口等待了,攝影師已經關閉了錄像所以奧爾德順勢從肯尼斯的手中接過安然,隨后將他送進了醫護人員那里。

    “醫生?”安然此刻已經好了許多,所以同陪護的醫生交流到。

    “我這個腿要緊嗎?”

    “要緊,神經壞死了,大概需要臥床半個月做修復,而且還不確保能不能恢復。”醫生知道這個事情瞞不得,于是說道。

    安然主要是想要探探醫生的口風,如果現代科技能治療的話,他也就不用自己那套了,以免惹人懷疑。

    “醫生,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話同安然說。”奧爾德說道。

    醫生沒多問什么出去了,安然從進訓練營的醫護室開始,奧爾德一個皇子就一直守在身邊,兩個人應該是挺好的朋友吧。

    醫生走了,奧爾德將投好的毛巾拿過去給安然擦洗,然后問到。

    “你自己能治嗎?”

    “能治,就是需要大概兩周左右的事情。”安然給出了明確的答復,現在腿不過就是凍壞了,和自己以前那個全部壞死比起來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修復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那就退賽。”安然腿的治療耽誤不得,如果繼續呆在這里難免需要顧及許多,但如果離開了這個訓練營,能做的事情就多了。

    退賽,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如果選擇退賽,那么f班的崽子就需要獨自面對接下來的比賽,但是如果不退賽,繼續呆在這里煉制泡澡的丹藥進行治療就變的非常不方便。

    “我再考慮考慮吧……”安然有些猶豫。

    “聽話,這種事情不要再考慮了,這就是一次綜藝節目,輸贏對于學生來說只不過是記憶的不同,但是你的腿耽誤不得。一個老師首先必須對自己的身體健康自己的人生負責,然后才能對學生負責。”奧爾德說道,一個對自己身體不愛惜的人,怎么會愛惜自己的學生。

    安然依舊有些猶豫……

    忽然門被推開了,外面全是在偷聽f班的崽子。

    “安然老師,您去治療吧,我們可以繼續的!”

    “是啊,然然你放心去治療,我們一定會捧個大獎杯回去!”毛毛雄心壯志的說道。

    萊克都跟大家說了,如果不是安然老師選擇留下來抵抗那只巨型石斑,萊克現在怕是已經變成了湖底的亡魂,所以現在安然受傷了,必須要退賽治療他們絕對贊成,不,或者說即使安然不是為了救任何人受傷的,他們也贊成安然以自己的健康為第一考慮。

    比賽沒有了下次還可以再爭取,人生有很多次機會,不差這一次。

    “好,我等會去辦理退賽手續。”安然說道,但是他會盡快趕回來看孩子們的比賽。

    下午,節目組在網絡上公布了一個讓人遺憾的消息,人氣最高的初登部f班班主任安然宣布退賽,被送往附近的大醫院進行治療。

    一時間網絡上全是哀嚎。

    #看不見安然的日子簡直是宇宙末日#

    #求給f班加分,節目組出了那么大的失誤,把人家班主任弄跑了至少得給個補償措施#

    #你們發現沒,奧爾德殿下后腳也走了#

    #我感覺樓上真相了#

    此時的奧爾德確實同安然在一起,開啟了正式追求安然的模式,奧爾德和安然同時乘坐飛往帝星的公共航班,隨后奧爾德的屬下喬裝成安然和奧爾德的模樣,易容之后成功調換,然后奧爾德推著安然在中轉的某站下了飛船,用假身份到了一個新的星球。

    在沙漠糙慣了,忽然安逸起來難免讓人覺得不習慣。

    此刻安然看著面前一望無際的大海覺得新奇,空氣中彌漫著海水的咸味,粉紅色的海豚在海面上跳躍,奧爾德將一張身份卡遞給安然。

    “從現在開始,我是蘭奇,你是然,是正當的伴侶關系。”奧爾德承認自己是故意的,這個假身份很早以前就準備好了,就是為了這一天。

    “伴侶關系?”安然的耳朵又紅了起來。

    “嗯,走吧。”奧爾德推動輪椅,他已經提前訂好了酒店,克蘭海星頂級酒店,周圍全是星球最著名的旅游景區,酒店的一晚上抵得上安然這樣的工薪族兩三年的工資,不過奧爾德可不打算告訴安然,他打算帶著安然隨便轉轉。

    整個城市似乎都彌漫著粉紅色的泡泡。

    周圍的情侶多打數不清,他們擁抱在一起肆意的接吻,打鬧,這樣甜美的氛圍讓安然更加覺得有些不自然。

    “這里,情侶怎么會這樣多……”

    “因為克蘭海星是蜜月星,很多結婚的情侶喜歡來這里度蜜月,你看到的這些很多都是剛剛新婚的小夫妻。”奧爾德解釋到。“我們也是……我們剛剛結婚一個月。”

    “瞎……瞎說什么呢?!”安然的耳朵更紅了。

    “真的,你自己把身份卡掃進光腦看一樣。”

    安然將信將疑的把身份卡掃了進去,在配偶那一欄寫著蘭奇,登記的時間居然真的是一個月前。

    “安然,我在溶洞里說的話都是認真的,我要開始追求你了,在此行結束之后給我答案好嗎?”奧爾德的眼神無比認真,安然看著這樣的奧爾德,鬼使神差的點點頭。

    “好,我會給你答復的。”安然如是說道。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