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57章 越野戰
    肯尼斯看著面前的這群孩子, 說實在的, 這些天同他們的相處漸漸有了些感情,雖然他不希望是任何一個崽子做的,但是如果安然卻是查出了些什么, 他必須要向比賽負責,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他們來了。”f班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向著訓練場走去。

    其中隸屬于約克星球初等部的老師有些緊張攥緊了衣角, 此時還遠沒有到半個小時, 他們此時回來難道是找到了什么線索。

    “如果這件事情是諾頓初等部做的就有趣了,第一競爭對手被消滅。”

    “不會吧,諾頓好歹是老牌名校了, 在帝國幾乎可以說是和帝星齊名,這次來的都是優等生, 不至于做這樣的事情。”

    聽見周圍人的小聲議論,似乎有人更加緊張了。

    “查到是誰了嗎?”肯尼斯問到。

    “還沒有,但是就快要知道了。能不能麻煩大家將自己的武器在自己前面不要動。”安然說道。

    “這是……”

    “我們f班丟失的錨就在現在在場的某個人手中, 當時訓練時, 安然讓我們每個人在錨上都做了自己的記號,很細小, 但是我們自己都可以找到。”庫克說道, 他們已經確認過了,丟失的錨是約翰的, 上面有一個非常細小的叉,平時不注意根本看不出來,但是細看就能發現這個小記號。

    “全體聽令, 將錨放在自己面前,我們會挨個檢查。”肯尼斯命令到。

    攝像頭掃過每個人的臉,這樣的氣氛讓事情的始作俑者越發覺得緊張,他只能不斷安慰自己不會被發現的,即使被發現了只要不承認就可以了,反正東西不在自己手上。

    約翰挨個查看,當他走到一個小獸人面前的時候,小獸人對約翰露出了一個友好的笑容,約翰看了看地上的錨,彎腰將錨拿了起來,轉頭說到。

    “找到了……”

    此時的小獸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茫然的的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我沒有拿……”

    在證據面前所有的解釋都變得蒼白無力,即使他說的是真話。

    肯尼斯查驗了錨,上面有著一個黑色的小叉,確實同f班級描述的一樣。

    “有什么解釋嗎?”肯尼斯問到,他對這個小獸人還有些印象,練習期間來問過幾次問題,非常乖巧的孩子,但是錨出現在他的手中也確實是事實,肯尼斯覺得自己有必要聽聽解釋。

    小獸人別提多委屈了,他就和平日一樣和同學一起練習,吃飯,怎么會手里的的武器變了一個樣子。

    “問他沒用的,因為他的錨也是隨便從箱子里面拿的,除了f班級有固定的武器之外,其他都是統一按照順序從箱子里面拿走,也就是說誰都有可能拿到這個帶有記號的錨。”安然說道,這個人將錨放入孩子的箱子,明顯就是想到了會有敗露的時候。

    大家將目光投到約克初等部的老師身上,崽子們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練習,這件事情只有他能夠做到,而偏偏明明知道這點,卻不能夠做出懲處,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他就是始作俑者。

    此時約克星球的崽子們產生了一種濃濃的被背叛感,這是他們一直尊敬和接受教導的老師,結果卻在這個時候利用他們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在這樣的目光下,那名年輕人咬牙依舊沒有站出來。

    如果在這樣的節目中他站了出來,那么一切就都毀了。

    “既然如此,約克星球初等部我就此宣布取消取消參賽資格,并且抹去班級所有分數。”這鬧劇總需要有一個最終的負責人,而現在只有這群孩子來承擔了,肯尼斯取消了他們這一輪參加比賽的權利,抹掉現有的十分也就意味著他們將從原先的名次驟然掉到最后一名,且很難在重新爬上來。

    看著板子上名次的變化,崽子們有一瞬間努力化為泡影的感覺,說心里不難過是假的,他們只能在心里默默將苦楚碾碎了吞下去。

    “導演,四皇子殿下要求接入視頻。”工作人員將這個消息告訴導演,導演的神色有些驚訝,他以為剛才四皇子不過就是例行的露個面,然后就做別的事情了,沒想到對節目還在關注中呢。

    “接通。”皇室對于這間事情會作何反應也可以成為本期的看點。

    屏幕中出現了奧爾德的臉。

    “約克初等部記者團來了嗎?”奧爾德笑到。

    這笑容迷人將被點名的記者有些神魂顛倒,顫抖著聲音回答道。“這里,約克初等部記者!”

    少女的內心獨白大概是她被帝國的皇子殿下點名了,除了帝星的人以外,其他的人想要見一面皇室都無比困難,現在自己居然能交流溝通。但是奧爾德接下來的話讓少女的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回去記得寫好報道,我今日帝國四皇子奧爾德,在這里開除約克初等部帶隊老師,要么你們那邊再來一個老師,要么隊伍并歸其他班級,從現在開始,我希望這名老師不再出現在這片訓練營區。”

    這等于是以帝國之名將對方從節目和班級中除名。

    “為什么?!我什么都沒做!”青年看起來有些歇斯底里,他不明白為什么沒有任何證據,他就被節目除名了,那他堅持到現在算什么。

    “不為什么,因為我是皇室成員,開除個老師還需要解釋為什么嗎?”別說奧爾德開除的是一個顯而易見拿著孩子做擋箭牌保全自己的老師,心術不正且為人糟糕,就算作為皇室成員的奧爾德要開除校長也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雖然皇室成員不會這般不問緣由的胡作非為,但是毫無疑問,他們有這個權利。

    大快人心……原本以為只能一忍再忍,卻沒先到奧爾德會替孩子們出這口氣,也許在場的導演,教官,崽子,其他老師不能因為知道他做了錯事而懲罰他,但是奧爾德可以。

    向奧爾德投出感激的眼神,安然的通訊光腦忽然震動了一些,是奧爾德發來的消息。

    “等我去找你。”

    鬧劇結束之后,比賽才正式開始。各個班在起點就位,所有人都卯足了勁希望可以成功的拔得頭籌。與其他班不一樣的是F班居然在這個時候列起了隊列,在其他人異樣的目光中,跨越障礙比賽開始了。

    帝星初等部的記者團正在同校長直播此時的比賽情況,原本看見自己學校丟失了武器,心懸起來的校長在找到了錨后重新落回了原處此刻又重新懸了起來,讓初等部f班來參加比賽真的是一個好決定嗎?校長這樣想著,心情跟著光腦里的畫像七上八下。

    隨著肯尼斯一聲令下,各組開始行動,毛毛打頭陣,他將錨利落的扔了出去,一次性成功,但是最先行動的卻不是他,而是庫克,快速的順著繩索爬了過去,緊跟在庫克身后的是珠瑪,它跳到了庫克身上,身上拴著錨的繩子,繩子在身上打的結甚至比她身體還要大,跟在她身后的是安妮,兩個小姑娘借著伙伴的高度,快速攀巖上山頂,將錨固定在山上面,緊跟其后的f班各位栓和繩子爬了上去。

    這一鼓作氣的合作將其他班級的學生驚呆了,他們只知道成績好的在前面,這是個人障礙跨越戰,卻在一鼓作氣往前沖的同時忽略了自己同伴的作用。而原本就被分成了兩部分的班級再也無法像f班一樣合作起來。

    肯尼斯愣了一下,他設想過在一周的訓練下孩子幾天的比賽會有多狼狽,或者也許會發揮的非常出色,設想了很多種情況,卻唯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光景。

    他們取巧的合理使用伙伴的力量,再借助錨這樣的工具,帶著全班通過通過了重重障礙。

    攝影機跟隨著崽子行動,也許一開始起步的時候進度差不多,f班甚至因為團體行動而稍微慢了一些,但是優勢在后面慢慢顯現,特別是中部那段陡峭的兩段障礙之間的跨越,f班除了庫克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庫克奮力一躍跳了過去,豹子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線,堪堪落在邊緣處,爬了上去,隨后庫克拉住錨,然后幾個小姑娘首先過來,幫助庫克固定住錨,之后是一些重量級的崽子,例如毛毛同學。

    其他班級被困在這里的崽子眼巴巴的羨慕的看著,他們因為彈跳能力的不足,強行跳躍會掉下去落到下面的海綿中。所以只能看著f班的各位一個個的全部過去了,就連姍姍來遲行動遲緩的萊克,也抱著繩子一點點的蹭了過去。

    看見f班的表現,任誰也不會將他們同學校最差的班級聯系起來,初等部的校長瞪大著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他原本對f班的要求不高,能中不溜別最后一名丟人就行了,倒時候學校的宣傳語就可以用我們學校最差的班級都能是別的學校的中間生來宣傳,肯定會有效果,但是現在他都開始懷疑自己看見的是不是真的了。

    這是f班的崽子嗎?不會是a班假冒的吧……庫克那個行動速度指揮和控場能力真的是一個f班的差生能做到的嗎?

    驚訝之后剩下的就是深思,這些孩子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改變的呢?他以前認為這些孩子是無藥可救的,在他們氣走了一個又一個老師之后,在他們不斷闖禍之后,他作為校長放棄了他們。

    但是看著他們現在臉上的笑容,帶著少年人的朝氣。

    校長不得不承認,不是孩子的問題,是自己沒有教好,當時同意讓安然來這里教書可能是非常正確的決定。

    在訓練營比賽的時候,斗篷一個人乘坐飛船來到了古地球,這個星球目前已經被高科技完全改造,經過漫長時間的生態修復藍星重新回復到了往日的榮光,作為古武的考察勝地,藍星每年會有無數學者到達這里。

    斗篷之所以不遠光年的來到這里,就是為了打探自己剛剛收到的消息。

    幾天前他收到了一個老教授的消息,他給自己提供了那些模糊的信息,當斗篷打算去見這個老教授的時候他已經因為水土不服回家了,而他的家就是藍星古地球。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