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56章 比賽的意外事故
    孩子們在訓練場站定, 驗收一周成果的時候到了, 這也是展示孩子們學習能力和應戰能力的時候,因為擔心自己學校的發揮,畢竟這個關系到第二年的生源問題, 于是各校都派出了記者組,安然在這批來的記者組中還看見了幾個熟人, 正是初等部曾經見過的那幾個孩子, 還有一名主持人也就是走位風騷且時髦的狐貍小姐。

    “校長說讓你們好好表現。”記者組的狐貍小姐說道,在初等部就是一枝花的她來到軍營更是,這次來路途艱苦, 除了完成校長布置的任務,最大的希望就是見到肯尼斯。

    年輕的教官, 而以前兩個人是一起從高等部一個班畢業的,她可是暗戀此人很久了,不過當時因為他已經有戀人了, 所以只能藏在心里, 現在可不是了……狐貍小姐看著安然的眼神充滿了干勁。

    不過安然可不知道這層關系,但是卻能感覺到狐貍小姐對自己隱隱的敵意。

    “那是, 我們才不會輸呢~”毛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雖然練習的時間非常短。但是他們有自己的殺手锏。他們可是非常有信心的,有這個這個殺手锏, 他們至少可以保證拿到個人的那一份分數,至于團體根據這幾天的訓練情況來看,因為兩極分化, 一定有班級的一些同學根本就無法達到終點。

    那么最后團體賽的結果一定是,哪個班到達終點的人多,哪個班就可以拿到團體獲勝,在這一點上他們也是有信心的。

    “你們有信心就好,校長對于這件事情,可是非常關注的。”他們這次記者團來了三個人,主要就是為了通過網絡向校長那邊直播比賽的情況,這次跨越障礙檢測相當于是節目當中的一個小高潮,也是各個學校第一次直接的比拼,說不在乎結果,那都是假的。

    只有這種實在呈現的實力,才能成為學校下一年宣傳的重點。

    比賽還有十分鐘就開始了。接下來的十分鐘是制作組給的熱身階段,同時制作組還瞞著大家加入了一個新的環節。

    主持人走到臺前眼中有抑制不住的笑意說道,“今天除了各校的記者團。我們還將迎來一位特殊的觀眾。有猜到是誰的嗎?”

    崽子們七嘴八舌地猜測著,雖然已經聽到了節目組會邀請皇室的風聲。但是能不能邀請到還是另說,再加上現在只不過是第一階段的一個小比賽。皇室成員應該不會那么閑吧……于是猜歌新的猜演員的猜畫家的,甚至于連自己學校的校長都猜了,大家把知道名字的都猜了個遍,可是唯獨沒人提到幾位皇子的名字。

    屏幕最終顯示出了帝國四皇子那張富有男人魅力的臉。

    “大家好。”奧爾德的聲音富有磁性,皇室的光環,還有彬彬有禮的舉止,讓大家驚嘆,奧爾德同所有人打了個招呼。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安然身上,隨后又移開沒有讓其他人注意到他對安然的特殊。

    當看見是奧爾德的時候,無論是崽子還是記者團已經驚呼聲一片了,皇室子弟流著帝國最尊貴的血統,他們掌握這帝國大部分的核心財富,最頂級的技術,還有蟲洞網絡,即使奧爾德只是說這普通的話,但是在大家看來能這樣傾聽已經成了可以自豪的事情。

    但是安然覺得今天的奧爾德似乎在隱忍著什么,其實安然的感覺是對的,自從奧爾德看了那張水墨畫之后。就像被打開了某一種開關。即使化成了人形,他的頭部依舊隱隱作痛,雖然已經請私人醫生看過了,醫生得出的結論是。身體并沒有哪里出出現了問題。而此時奧爾德又收到了節目組的邀請。于是立刻表示自己將積極配合節目組的安排。

    此時正是忍著腦子的陣陣疼痛,若無其事的與其他人打著招呼。

    對于一個皇室的紈绔子弟來說,參加個綜藝。并不是什么多稀奇的決定。奧爾德也不用因此顧慮二皇子的懷疑,這是個難得的機會,

    “很高興可以遠程觀看大家的比賽。祝愿所有人都有一個好的結果。”

    這畢竟是比賽,不可能人人都有一個好結果。

    盡管奧爾多之話,說得不偏不倚。但是依舊足夠讓大家覺得興奮和激動了。畢竟能夠得到皇室的鼓勵和嘉獎,對于所有人來說是無比光榮的事情。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五分鐘!

    奧爾德切斷了通訊,不過這并不代表他對這場比賽不關心。這將通訊切斷之后導演組按照奧爾多的要求,依舊向他全程直播,他就可以不用在別人的注視下,將眼神肆無忌憚的放在安然身上。

    鏡頭中所拍攝到的畫面是全景的,奧爾德幾乎將視線黏在了安然身上,雖然每間隔一段時間奧爾德都會與安然通視訊,但是只是看見似乎遠遠不夠。

    安然幫著庫克將自己班級的箱子拖了出來……

    當打開箱子的一瞬間,庫克的笑容僵硬在臉上,直覺告訴他箱子似乎被動過了。不,應該說是庫克無比的確信箱子被動過了。因為以前他們擺放錨的時候。基本上按照順序,一個卡一個整齊放在箱子里。但是現在明顯亂了許多。毛毛也發現了不對勁,他將錨一個的拿出來和庫克一起清點了一下數量

    比原先的少了一個,求助的目光看向安然。這幾天訓練的時候,他們幾乎一天都得檢查上好幾次,均沒有出現問題啊,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在最后一天比賽的時候出了狀況。節目組將鏡頭對準庫克這邊,任誰都看出來一直學習進度最快的F班現在遇見突發狀況。

    “怎么回事?”安然問到。

    “然然,我們的錨少了一個。”如果說第二天鎖出了問題,有可能是他們的一時大意,但是現在絕對是有人故意動了他們的東西。這已經放在箱子里的錨不可能自己長腿跑掉,而制作組人員和教官更不可能將他們的錨拿出來。

    簡直欺人太甚!庫克氣的直發抖,他原本以為這些天的相處還算融洽,卻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唯一有可能會動他們武器的只有在場的其他班級的學生和老師。肯尼斯曾經說過失去了自己武器的士兵,那么他根本就不配稱為士兵,按照肯尼斯平時的脾性,如果F班無法在開賽的時候找到他們丟失的那個錨。那么有可能直到比賽結束F班都不能開始它們的跨越障礙比賽。

    鏡頭那邊的奧爾德皺起眉頭,他沒有想到在這樣一個幼仔訓練營的比賽當中,也會有人耍這樣的手段,這個時代對于強,領先這樣的追求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訓練營地在某些地方是有監控的,但是因為地域比較廣闊所以監控盲區也多,再加上節目組幾乎是跟著大部隊在拍攝,不會什么都拍攝到。

    對方既然做了就應該短時間之內不會讓安然的人找出破綻。肯尼斯此時到了訓練場,在了解了情況之后他看了看時間說到。

    “我給你們半個小時的時間。障礙跨域比賽延后半個小時,如果你們在半個小時之內,找不到使用不正當手段讓你們丟失錨的人,那么,我將會剝奪你們參加比賽的資格。”

    這順延了的半個小時。已經是肯尼斯能夠給這些孩子最多的時間了。軍隊是一個公正的地方,如果因為有些人使用了某種不正當的手段獲得了最終的勝利,這也是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肯尼斯愿意給孩子們這半個小時,希望他們好好把握。

    庫克從慌張到平靜下來只用了很短的一段時間。他感謝的對肯尼斯鞠了一躬。

    今天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找到這個人。

    向著庫克點點頭,肯尼斯對著其他班級的孩子和學生說道。

    “這個世界需要的強者,一個真正的強者首先心要比身體強大,一個卑劣的靈魂終究會被世界所拋棄,做錯了事情是可以悔悟的,如果有人想要將錨還回來,我會給他寬大處理。”

    這樣的指代已經非常明確了,肯尼斯希望這個人可以在安然找到他之前自己承認錯誤,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

    可惜沒有人站出來……

    安然觀察著其他人的神色。

    有的人面露擔憂,有的人覺得漠不關心,似乎每個人都同這件事情無關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其他班級的崽子原地休息低著頭一句話不說。

    毛毛看著這些人覺得有些氣哼哼的,平時大家都和睦相處但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選擇了保持沉默,盡量不要把自己牽扯進去。

    是啊,如果因為錨丟失了,所對應的F班受到懲處。那么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如果查出來是另一個隊伍干的對于這些人來說也是好事一樁。無論結果是什么在皇室面前丟臉的都不是自己。

    大家這樣想著……

    “我們一定會找出是是是誰干的!到時候我們要一個道歉!”毛毛撂下這句話,拉著庫克走了。

    安然也隨后離開,整個F班的同學兵分兩路。一部分檢查制作組拍攝的畫面。另外一部分偵察監控攝像。這是目前唯一行之有效的的方法。只要在監控中找到了一絲蛛絲馬跡。那么他們就能夠翻盤。半個小時,這么多人足夠將錨丟失這段時間的監控錄像全部翻一遍……

    雖然覺得氣憤,但是了解安然的奧爾德也發現安然似乎并不怎么慌張。他氣定神閑地帶著孩子到達了監控室,并且開始翻閱錄像。同其他人不一樣安然看著錄像并不是毫無目的的查看,而是徑直翻閱了距離訓練場旁邊的倉庫最近的那個監控。

    首先,錨的體積非常大,如果想要拿在手中帶走的話。想必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想要將錨藏起來也就只有距離訓練場不遠的一個倉庫才可以,倉庫里面雜亂無章已經許久沒有人清理了,里面堆積的廢棄機械布滿了灰塵,如果現在去翻找的話時間太久,太費事兒,所以安然需要通過查找這里的監控來找到最終的始作俑者。

    這個犯案的人一定沒有想到,肯尼斯會同意見比賽推遲半個小時來查這個案子,所以此刻他的內心應該是非常心虛的,雖然找到附近的監控也并不是什么直接性的證據。但是如果騙他說錨已經在倉庫中找到了,應該能榨出些事情。

    據估計武器丟失的時間應該是從下午訓練結束到孩子去就餐回來的這段時間。那個時間點孩子們都在肯尼斯的帶領下去往食堂。

    唯一沒有去的只有三個老師,他們如果想要要在最快的時間之內同孩子會和,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首先帶著東西前往倉庫。然后從倉庫路過一個有監控的地方到達食堂,安然翻找著那個時間段的監控視頻。但是,他驚訝的發現在那個時間段的當中居然并沒有任何一個符合要求的人經過了那條路。這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呢?

    這此時安然的光腦有了反映,安然打開光腦,有一則來自于奧爾德的消息,之所以發消息而不是打通訊。奧爾德是為了避免節目組知道他和安然的關系,從而傳到了二皇子的耳中,所以在節目中行事要格外小心。安然也明白這一點,于是他假裝若無其事的打開消息看了一眼。

    奧爾德給安然的留言內容非常簡單。

    “安然不要光只專注那個時間段。因為錨是一樣的無論在哪個時間段,這個人都可以調配。”

    這樣簡單的信息內容卻讓安然恍然大悟,因為同一時間段訓練的孩子太多了。如果有一個人能夠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將原本自己隊伍的錨通過那段沒有監控攝像的路放進倉庫,然后只要等待大家從訓練場離開。將安然所在的班級箱子打開。從中取出一個錨放入自己班級的箱子,那么作案就完成了。

    如此這般就可以完美無缺避開攝影組還有訓練場的所有監控路段。

    時間無法對他構成障礙……

    想明白了這點,安然露出了一絲微笑。看來一開始自己所作出的決定并沒有錯。他站起來對孩子們說道,“犯人已經找到了。”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