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44章 訓練營
    灰頭土面的崽子興沖沖的在制作組的帶領下沖向了分配的寢室, 把自己扒光光開始沖澡。

    這里是學生宿舍, 洗澡的地方是用隨便撿來的木材堆積起來的,一個古久時期的蓮蓬頭讓崽子們覺得稀奇極了,紛紛用爪子撥了撥看著他露出崇拜的眼神,這蓮蓬頭的年齡可能比他們還大了。睡覺的地方也非常簡陋,崽子甚至以為下雨天的時候會漏水。床也潮呼呼的, 不知道晚上該怎么睡。

    毛毛和庫克揮舞著爪子把飛行的攝影機器人給打跑了。

    “哼, 崽子洗澡也要拍~庫克,把我的大浴巾拿給我。”毛毛把自己脫的光溜溜的叉腰站在洗澡房門口對著庫克喊道。

    “毛,你行李箱里面沒浴巾,全是蜂蜜。”庫克無奈的翻著毛毛的行李箱回復到。

    “誒呀~忘記了, 那怎么辦, 洗完毛毛不趕緊搓干凈要生病的。”愁眉苦臉的看了看蓮蓬頭,那他到底是洗還是不洗呢~像是想到了什么,毛毛看著庫克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庫克,然后眨巴眨巴眼睛。

    “用我的用我的,也就我借你, 冒失鬼。”庫克被看的全身不自在, 立即從包里找出浴巾給扔了過去。

    “也不知道誰那天跟我發脾氣說回去就畫三八線的。”庫克嘀咕到。

    “就是毛小爺我!庫克我都聽見了!”浴室里傳出毛毛的怒吼。

    “毛小爺, 我給你把被子抱出去曬了。”庫克輕松的掄起兩個人被子沖到外面搶占地方, 這被子不曬的話晚上毛毛肯定得趴自己身上睡。

    另一邊,沒有豆漿在身邊的日子安然過的尤為簡便,從戒指里拿出準備好的補充能量的辟谷丹吞下,沖了把澡換了身衣服就準備出門溜達看看訓練營的環境了。

    比起學生宿舍的簡陋, 教工宿舍還是不錯的,作為專門用來訓練新兵的地方,教工宿舍有著完備的機械系統用來統計每個班崽子的訓練情況,兩張寬大的床,一個獨立洗浴室,加上這些光腦器械,一扇落地窗可以看見訓練場,安然很滿意自己的居住環境,除了有一位舍友。

    安然不太喜歡和不熟悉的人一起住。

    “安然老師,你簡直太厲害了,你是怎么比我們先到的。對了,我叫拉姆,是艾比特星球初等部的老師。”眼前的這位戴著眼鏡看起來老實巴交的新老師就是和安然一起留下的那一位,做什么事情都看起來呆呆的,反應總是比別人慢上半拍。

    “嗯,和你們一樣坐車來的,就是抄了近道。”安然回復到。

    雖然現在御劍飛行術已經可以使用了,但是畢竟沒有廣為傳播,安然想著還是低調些為好,畢竟這是在節目中,多少雙眼睛看著呢。

    “那安然老師接下來去哪里?要一起去吃飯嗎?”拉姆問到,他覺得安然可真是一個讓人心生好感的人,而且看起來似乎非常有實力的樣子,碰見什么事情都不慌不忙的,也許他們兩隊可以結盟。

    “不用了,我到外面轉一下,你出門的時候把門鎖好。”安然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好,換了身衣服就出門了。

    這里屬于沙漠地帶,周邊的水資源非常稀缺,除了這個基地每天會有少量的地下水供應以外,其他地方的居民都是用水桶到很遠的地方去打水。地形平坦,因為安然是從上空飛行達到這里的,所以看的很清楚,訓練營被建在一片洼陷的沙地中,四周有不少沙漠中可以存活的動植物。景色開闊。

    從教工宿舍出來就是一片養殖場,帝國在這里投入了兩臺機器專門合成人工草用來飼養牛羊用來供應整個訓練營食堂的伙食。

    再往遠處走,是訓練場,武器庫房訓練室等,武器庫房必須要本地最高長官的許可才能夠打開,其他地方安然紛紛轉了一圈,這些軍事訓練的場地同自己記憶中的差別很大,但是無疑都是在鍛煉大家的毅力精神力和勇氣的。

    訓練場的左邊是醫務室,安然漫步在背對醫務室方向的大路上,感受難得的寧靜和遼闊,這里雖然黃沙漫天,但是無疑人口稀少,放養望去全是空曠的環境,世界安靜的仿佛只有自己。如果能夠多些靈氣,確實是個修煉之人安心修煉的好去處。

    一輛黑色的轎車同安然擦肩而過,轎車里的男人在看見安然的的那一瞬間有些不可思議,隨后重新歸于冷漠。

    醫務室的醫生早早的就接待在了門口,今天醫務室會來一位大人物。他在幾個小時前接到消息說訓練營今天的教官在飛船上突發疾病暈倒了,幸好碰到了一名醫生穩住了病情,正在被送往訓練營接受專門的治療。

    要說到這位教官可不是普通教官,上面下放下來的,母親是正統的帝國公主,父親是將軍,帝星高等部剛剛畢業就去軍隊,現在暫時下放到這個訓練營一是為了讓他好好的休假,二是為了之后的晉升。

    帝國軍部的晉升除了需要有軍功之外,最好還有有基層的工作經驗,所以這位少年將軍才會被派往這里。

    車子停在了醫務室門口。

    “媽,你不用扶我,我可以自己走。”男人無奈的看向母親,一雙褐色的眼睛堅毅又果敢,他一個成年了那么久的男人還讓母親這么擔心著。

    “你讓我怎么放心,媽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工作不要那么拼,我們家不需要 ……”老婦人打算還說上幾句,這位老婦人看起來不過普通婦人,年輕的時候可是唯一敢和當今掌權者叫板的人物,現在一顆心都撲在兒子身上其他的事情也就不管了。

    “我就是普通的毛病,所以才自己好了,你別聽那些飛船上的人瞎胡鬧。”男人安慰到,他的身體他自己清楚的很,雖然確實很久沒有做身體檢查了。

    “才不是,你知道多驚險嗎?機器都查了你是一個大東西壓住了神經,要不是碰到了一個神醫,媽就要白發人送黑發人了。”老婦人撇撇嘴,她就這一個兒子還那么不讓她省心,她已經聯系航空公司了,務必查出那個神醫的住址,她得登門拜訪。

    “我現在就去檢查身體,等結果出來你自己看。”肯尼斯跟著醫生進了醫務室,跟母親爭論這些沒什么用,等親自見到了身體檢查結果就行了。

    半小時后檢查結果一切正常。

    “不是,那個神醫給你把腦子里的東西消除了,你得相信媽媽……”老婦人著急的比劃,肯尼斯不能總這么工作了,太傷身體了。

    “好了媽~明天我給你買回去的票,然后送你回去好嗎?這里環境不好,你待在這里太遭罪了。”男人撒嬌一樣的摟著媽媽,同平日里的他完全不同,全星際都知道肯尼斯是個孝子,也就只有在母親面前才會像個孩子一樣。

    想到剛才自己在車里看見的人,肯尼斯眼神幽深,他絕不會看錯,那就是安然。

    出現在這里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訓練的新兵,而是節目組的帶隊老師,聽說最近安然在初等部f班當班主任,看來是第二種了。

    12點,是新兵的集合時間,也是殘酷的開始。制作組早早的架好機器不愿意放棄任何一個瞬間。

    f班的諸位在安然的要求下提早了20分鐘達到訓練場,盡管這不是真實的軍隊,但是不管在哪里都是如此,沒有人會喜歡對待國防大事依舊懶散的人,寧愿自己等待也不能讓長官等著,這是禮儀。

    f班的崽子全員化形穿上了特質的新兵服,即使是在這樣酷暑的沙漠環境下,長袖長褲的統一新兵裝扮依舊不會改變,汗水很快就浸濕了里面。

    12點整,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中。干凈利落的舉止還有天生帶有的軍人氣質讓他在出現的一瞬間就收獲了其他班學生折服的目光,但是除了f班的崽子們。

    “欺負安然老師的渣男一號出現了!”如果崽子的腦門有警報器,現在已經嗚嗚嗚的響起來了,就是同這個人交往之后安然老師才性格大變的,安然老師那么那么好,所以肯定都是他的錯!

    肯尼斯有些疑惑的看向f班的孩子,因為他們實在是太突出了,唯一提早到達的班級,而且全員穿著整齊,這樣的一群崽子看向自己眼神莫名的帶有著一種敵意,作為軍隊里練出來的人,肯尼斯對敵意的捕捉十分敏銳,他們確實似乎都不大喜歡自己……

    可是為什么呢?

    “我是原雷霆戰隊成員,肯尼斯,目前軍銜上尉,在今后的六個月中我會是你們的唯一教官。”簡單粗暴的介紹這是肯尼斯的習慣,他認為沒有什么能夠比出身的隊伍還有軍銜更能夠代表自己的東西了。

    肯尼斯介紹完之后立刻有崽子忍不住開始竊竊私語,雷霆戰隊是首屈一指的帝國精英戰隊,即使是高等部的a班每年也不過只能向這個戰隊輸送十來個人,肯尼斯曾經在進入這個戰隊引起過一陣轟動,因為當時他不過才是高等部未畢業的一名學生。

    f班的崽子們異常沉默,雖然聽起來很厲害,但是考慮到安然的面子問題,他門絕不會贊美一個字的。

    “剛才擅自說話的人,在解散之后跑圈50,軍隊就應該有軍隊的規矩,我不知道你們因為什么樣的理由參加了這個節目,但是只要你們進入了訓練營就是普通新兵的身份,想要發言打報告,同意之后才可以說話,這不是一個玩笑,而是上級的命令!”每一個新兵在最開始的時候都需要接受一個這樣的下馬威,但是總有桀驁不馴的兵崽子不愿意服從管制。

    庫克大喊了一聲報告。

    肯尼斯看向庫克,“說!”

    “帝星初等部f班學員庫克,想要向您發起挑戰,您不能讓我們信服那么我們也沒有必要聽從您的命令。”庫克昂首挺胸的說道,雖然明知道這是一場必敗的對決。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