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41章 云端
    豆漿的毛毛在一瞬間嚇的炸起來。

    “嗷嗚~~”飯也忘了要, 乖乖的躺在地上, 翻了個肚皮,假裝自己什么也沒聽懂。

    “奧爾德,你知道嗎?如果真是一只小貓,它這樣叫天然萌,你知道你這樣叫什么嗎?叫惡!意!賣!萌!”

    安然簡直難以想象奧爾德那么一個高大的男人每天哼哼唧唧的找自己要抱抱親親的樣子, 一個人變起貓來怎么能那么沒有違和感。安然抓住奧爾德, 將他扔到房間迅速把門關上。

    “變成人了再回來。”安然一肚子都是氣,自己天天猜測奧爾德到底是誰,天天擔憂奧爾德對自己的奇妙態度是別有所圖,每次見到奧爾德的時候都在埋怨自己不爭氣總是不由自主的相信他, 結果, 豆漿明明都知道,可是就是不告訴他。

    他必須好好反省。

    奧爾德可憐的撓了撓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安然會知道自己是誰的,本以為不過是試探可是賣賣萌混過去,結果安然說什么, 他說自己惡意賣萌!

    瞬間覺得自己在安然心里掉了好幾個檔次。

    奧爾德掙扎了一會, 最終化成人形等著安然給自己開門。

    為什么要等安然給開?如果他現在自己把門破壞了, 出來是出來了, 但安然可能會直接把他丟出門。

    喵真是可憐死了。

    安然開門的時候,奧爾德立刻從床上站起來,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安然。

    “來客廳,解釋一下怎么回事。”

    安然告訴自己不能心軟, 必須要讓奧爾德把來龍去脈全部說清楚。

    奧爾德跟著安然來到客廳,等著安然問問題。

    他最大的秘密就是身份了,現在安然都知道了其他的就更不會隱瞞了,天知道他隱瞞身份不過就是還想每天呆在安然身邊而已。

    “你的身份是?”安然問道。

    “奧爾德蘭奇,另一個名字是豆漿。”奧爾德回答道

    “豆漿是我給我家貓取的名字,你不是…”安然看了奧爾德一眼繼續平靜的問下一個問題。“

    #安然生氣了,我該怎么辦!在線等!#

    這樣的表現讓奧爾德心理咯噔一下,安然平日里基本不生氣,但是一旦生氣了就會這樣硬邦邦的說話。

    “為什么要呆在我身邊?有什么目的嗎?”一開始見到奧爾德的時候他非常狼狽,后來在虛擬世界看見了一些東西才驟然發生了轉變,安然想知道發生了什么。

    “因為想你。”奧爾德覺得一些委屈。

    “我剛成為豆漿的時候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只是知道很害怕水,和腦海里的一些記憶有關系,那個時候真的只是一只幼崽,身體在受到傷害之后激發了應激系統,很多東西都忘記了,直到在虛擬世界看見vip房間的他們,我才想起來一些事情。”

    奧爾德口中的他們應該就是帝國的幾位皇子,安然記得那天到場的一共是三位皇子,手中握有實權的二皇子,荒淫無度的三皇子,還有最小的五皇子。

    重新回憶起那時候發生的事情,奧爾德腦海里并沒多大感覺,即使憤怒,即使被拔掉獠牙砍斷獨角,那也是他尋求生存的方式,他只有將自己的能力和獠牙藏起來,才能等到反擊的那一天,奧爾德不后悔,況且他還遇見了安然。

    “后來我回到了皇室,因為為了避免除名我必須要回去,回去了之后我依舊扮演著一個無所事事的皇子,他們雖然懷疑,但是沒有抓住什么把柄,穩定下來之后我就找到了你,那天去中心島嶼救人是預料之外的提前見面,帝國不愿意為你們交付贖金,而我的下屬告訴告訴我你在島嶼上,所以我就去了,本想著解決事情即可,卻和你意外見面了。”

    奧爾德全盤拖出,這就是故事的全部,至于當時自己怎么會在安然身邊醒來他也不知道,也許不過是巧合而已。

    奧爾德沒有說謊,安然心里的氣也消了一半,他生氣不過是因為豆漿的隱瞞,但是現在既然都說明白了,他也不是那種抓著不放的人。

    “安然,你還生氣嗎?”奧爾德巴巴的瞅了一眼安然問道。

    “不氣了,氣壞了身體不好。過來吃飯吧。”安然去廚房端出飯菜,這是剛才奧爾德在房間里的時候安然準備好的,他和豆漿說好了,是伙伴和家人,雖然嘴上說著生氣,把人給關進了屋子,但還是不愿意讓他餓肚子。

    “那安然我今晚可以留下來睡覺嗎?”奧爾德的眼睛亮了起來問道。

    “不可以,你有家,回家去。”以前還是只沙貓的時候安然還能讓他住在這里,現在………

    “我不能回家,我跟他們說我出去旅游了,現在他們監視的假人正在游山玩水呢,我回家就露餡了。”奧爾德繼續爭取到,他知道以安然的脾氣,吃軟不吃硬,自己找個好點的理由,今晚一定要留下來。

    “先吃飯,吃完飯再說……”顯然安然需要考慮時間,于是奧爾德安靜的吃著飯菜,不時的給安然夾上幾筷子,眼睛始終黏在安然身上沒有離開。

    “啪!”似乎是受不了奧爾德的目光了,安然將筷子平放在碗碟上站起來。

    “然然你去哪里?“

    “給你收拾客房。”安然覺得奧爾德的目光實在是太粘人了,在這樣的目光下他臉上的溫度也在持續升溫,安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必須要迅速離開這。

    “不用收拾,還像以前那樣不可以嗎?我還是一只喵啊~”

    奧爾德瞬間重新變回了那個毛團子豆漿,從椅子上跳下來,討好的蹭著安然的腳踝。

    毛茸茸的東西對安然最有欺騙性了,可是顯然安然對奧爾德不吃這套。

    “不行,今晚你如果進入我的房間,以后客房也沒有,只能回你家睡。”安然在無情的拒絕奧爾德之后從自己房間抱了一床被子到隔壁。

    今晚隔壁的空房間變成了奧爾德的窩。

    沒有地位的喵生開始了…………

    ---------------------------------

    另一邊崽子們也興高采烈的收拾著行李,庫克在安然的幫助下暫時搬離了家里,此刻正在同小伙伴聯系該準備的東西。

    “毛毛!你為什么塞這么多罐頭進去,你行李會超重的!”看著鏡頭那頭的熊孩子毛毛正在費力的塞罐頭,行李箱都要爆炸了庫克覺得一些好笑。

    “噓,別做聲,剛做好的蜂蜜,我從地窖里偷的。”毛毛擔憂的看了看房間外面,生怕有人進來。

    毛毛是家里乳娘帶大的,沒見過自己媽長什么樣子,他那個熊瞎子老爹十幾個孩子,一個個都比毛毛要高大壯實毛毛沒少受他們欺負,每次從家里拿蜂蜜都提心吊膽的。

    “你別帶蜂蜜了,星球里能買到,帶點別的衣服什么的。”庫克苦口婆心的建議,毛毛最近吃甜食把自己吃的更胖了。

    “我不!我就不!你是不是剛才在心里嫌棄我胖了!”毛毛一針見血的問道。

    “沒有沒有,不敢不敢,我怕你把行李箱撐壞了。”庫克立刻表示到。

    “你就是嫌棄了,庫克明天我們就去學校學那個誰把三八線畫了,我再胖也不會占你位置,也不吃你家蜂蜜。”毛毛氣呼呼的把通訊掛斷了。

    “誒……暴脾氣。”毛毛吃不上甜食的時候就容易炸毛,生氣一陣陣兒的,看來弄到這波蜂蜜不容易肯定饞了好幾天了。

    庫克把行李箱重新打開,日用品默默裝了雙份的。

    明天,就是出發的日子了。

    大家都在緊張的準備著。

    奧爾德邁著小碎步忙里忙外的,他將安然的日用品都叼給安然,然后等安然將行李收拾妥當之后順勢在安然的衣服上躺了下去,大有安然不帶自己走就不起來的架勢。

    “起來,我要合上行李箱了。”安然還是第一次用行李箱這東西,修仙屆往往都會開拓自己的儲存空間,出遠門的時候只要將裝載空間的媒介戴在自己身上即可,但這東西在這個時代還不常見,有壓縮空間的紐扣但最多只能拓展很小的空間,以前安然拿些小物件出來倒還沒什么,現在帶著那么一箱子東西還是入鄉隨俗為好。

    “嗷嗚!”奧爾德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出去。

    “說人話。”

    “你走了我就沒地方住沒東西吃就要流浪啦,你怎么能不帶著我。”

    “一個暗地里不知道置辦了多少家產的皇子會沒有地方住沒有東西吃?”安然抓著豆漿脖子把它拉出來,順利合上了行李箱。

    看著翻滾來翻滾去的豆漿,安然嘴角揚起笑意,隨后關燈回到房間休息。

    外面傳來了豆漿可憐巴巴的叫聲,奧爾德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當時如果直接吃了那紙就好了,非要扔到粉碎機里。

    現在好了,喵倒大霉了!

    皇宮此刻也發生了一件大事,安家上交了一個卷軸,里面記載的法決可以讓人擁有飛翔的能力,諸位專家研究之后毫無頭緒,卷軸的幾句飛行箴言玄妙無比,雖然不太確定,但極有可能就是上古飛行功法。

    二皇子殿下親自將安齊銘表彰,并賜予了新的貴族封號,可是接下來確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驚訝的事情。

    他對外封鎖了全部關于飛行法決的消息。

    飛行……這項技能對于大型的猛獸科的戰士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除非借助飛行器,否則他們無法飛起來,但是現在,這個法決讓他們擁有了可以翱翔在云端的能力,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他們的戰斗能力會幾何倍數的上漲。

    如果皇家將飛行法決牢牢的把握在手中,用于培養自己的私軍,那么這個等級的世界將會越發穩固。

    安然本以為自己貢獻出了飛行法決之后會得到廣泛傳播,但這個結果卻超出了他的預期,菲爾坎天生的自私和控制欲讓他決定將這些變成自己獨有的,想要變強想要飛上云端,就只有成為他私人軍隊的一員,通過這種方式壯大自己的力量。

    此時的他還并不知道,自己得到的那本法決雖然確實能飛行,但不過是安然用來混淆視聽的,對靈力的消耗可比安家現在正在用以訓練的丹陽峰法決要大了無數倍,在這個靈力稀薄的時代,一旦被用于軍隊,用以制造殺人“兵器”,戰斗中飛行對靈力消耗巨大,一旦全部推廣他只會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不過這些,自然沒有人會提點他,安然不會,安齊銘更是不會。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