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38章 我守護的人
    “你們看你們看, 安然上節目了。”崽子們統統聚集到了庫克的宿舍對著光腦發出驚嘆聲, 聚精會神的看著屏幕上的安然老師。

    “我覺得然然是最帥的!穿小西裝秒殺其他人。”安妮覺得人生都是美好的,她以前就覺得安然要是打扮一下肯定會非常帥氣,現在終于見到了。

    “可是你們不覺得上節目很不符合然然的作風嗎?他連開會排序我都看他坐在最后一排。”姆力覺得有些反常。

    “上節目也好,讓那些人知道我們老師是最好的,叫那些個渣男后悔去吧。”毛毛揮舞著爪子興高采烈的說到, 說完才想起來其中的某一個渣男就是安妮的哥哥, 立刻看向安妮生怕自己惹女孩子生氣了。

    “沒事,他就是渣男,全星際公認的,以后就讓他后悔去吧。”安妮撅起嘴巴, 她自從反抗過哥哥之后本以為回家會是一頓竹筍燒肉, 這趟回家雖然母親沒給什么好臉色,但是父親給獎勵了一張卡,表揚他最近做的很好。

    當f班級的大家熱烈討論安然在演播廳的帥氣表現的時候,演播廳屏幕的改變讓他們立刻安靜下來。

    那個陰森恐怖的殺人犯出現在了畫面中,鏡頭拉近讓觀眾可以很清楚直觀的感受到德爾科想要發泄在安然身上的憤怒。珠瑪害怕的躲到湯姆的絨毛里瑟瑟發抖, 那天她從房間出來后就看見好多血, 滿地都是, 后來她被防暴警察帶走了, 最后平安無事的見到安然才松了口氣,現在的這個情景又讓她想起了那天看見的一幕。

    “珠瑪不怕,你看安然一點都不害怕,他說會把他抓進監獄的。”庫克安慰到, 珠瑪是那天和安然一起行動的,對這個感觸應該最深。

    歡樂的氛圍在一瞬間沉寂下來,不知道是誰忽然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你們說,安然讓我們呆在這里不要出去是不是因為知道自己有危險了。”

    是啊,也許屏幕前的其他觀眾可能不明白,覺得安然可能是想紅啊或者什么的,但是他們卻是明白的,安然會接受節目采訪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詭異的事情,再加上言語中一些根本和平日里性格不相同的過激和夸耀的舉動,就好像是在故意刺激德爾科和自己對話一樣。

    “我們別瞎想了,快點回去看書,安然那么厲害肯定能解決這些的。”姆力穩定住大家不安的心緒,“現在所有人安心背誦安然布置的法決,房間和房間半小時互換背誦一次。”

    不瞎想的唯一辦法就是讓大家強制性的忙起來,f班的崽子懷著沉重的心情回到自己的寢室,剛才的歡樂不復存在。

    此時安然離開演播室,奧爾德將一個地址給他。

    “這是那邊追蹤的地址,但是最后一刻他可能發現了我們所以立刻切斷了信號,我們現在行動速度快一點應該可以攔截住他。”

    奧爾德在光腦上畫了個圈,圈的中心就是他們剛才追蹤的目的地,在安然別墅旁邊的一個垃圾處理站。

    “周邊的全部道路我已經派人封鎖了,只要他想要逃走或者路過,就可以被我們的人抓住。”

    安然衣服都來不及換,就坐上了奧爾德的車子,這次絕不能讓這家伙跑了,留著一天就是一個禍患。

    車子在航道內疾馳,因為特殊的車子牌照,奧爾德可以占用最上面的緊急航道,行進的速度很快,所以十幾分鐘后安然和奧爾德就到達了垃圾站。

    垃圾站的四面都是鐵絲網,不遠處有一個回收垃圾需要經過的亭崗,奧爾德和安然漸漸靠近,他們聞到了一股非常難聞的味道,仿佛是尸體腐爛的酸臭味。

    奧爾德踢開門,亭崗的門衛桌上攤著一個人,看起來已經走了很久了,看服裝應該是這里的工作人員。

    在距離亭崗大概千米的地方有工作人員住的地方,奧爾德得到的資料是這里常年就一個看守老大爺住在這里,如果這個人已經死了,那住在那棟宿舍里的應該是德爾科。

    “把這個拿著自保。”奧爾德將一把激光槍塞在安然手中,然后兩人逐漸接近宿舍樓。

    以前住在這里的人很多,后來因為垃圾場的廢棄,所以漸漸就沒人了,整個宿舍樓也搬空了。此時二樓的某一個地方點著燈,看起來似乎有些人氣。

    奧爾德上了二樓,這期間兩人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當奧爾德踹開門的時候卻看見了滿墻的照片,全是安然的日常生活照,有學校里的有在家中的,但是德爾科本人卻小時的無影無蹤。

    奧爾德的光腦響了起來,他接起通訊,對方是防暴隊的隊長。

    “殿下,安然那邊的安保系統被切斷了。”安然現在不在家,而道路被封鎖住了,所有的人出入都必須經過嚴格的排查,德爾科逃不出去,可能前往安然的別墅了。

    “別墅……”豆漿還在家里,安然的心里焦灼起來,他必須要回去看一眼。

    “安然我們別回去了,交給防暴隊,他們肯定可以抓到人的。”奧爾德勸說道。

    “不,我必須回去看一眼。”回去看一眼他才可以確定豆漿的安全。

    實際上防暴隊猜測的沒錯,德爾科確實在發現自己被追蹤之后立刻去了安然的別墅,破壞了安保系統亂砸一通之后就走了,因為無論是豆漿還是安然都不在房子里,可是他原本的意圖其實并不是襲擊安然,他知道這個人不在家,他的本意是將別人引過來。

    人越多越好,他需要很多人多人,才可以渾水摸魚。

    另一邊,f班的崽子們已經將法決的第一章背誦了下來,雖然不明白意思,但是好在可以背誦了,而安然依舊沒有消息,庫克給安然打了通訊,可是那邊沒有人接聽,這樣的情況下大家的心里也越來越不好受。

    安然去了哪里?他不會遇到什么危險吧?他們要出去找安然老師嘛?

    安然這個時間根本沒空接消息,安齊銘已經快把通訊打爆了,安然在解釋過之后第一次任性的關掉了通訊。既然事情已經做了一半就沒有停止的理由,之后爺爺想要罵自己也好,打一頓也罷,他都可以接受,但是德爾科是毒瘤,必須要現在就鏟除。

    當安然到達別墅的時候,房間里除了被亂翻一通,并沒有血跡,安然松了口氣,看來豆漿早就走了。

    按照豆漿的實力,德爾科想要對付他不受傷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現在沒有任何打斗的痕跡,就說明豆漿還是絕對安全的。

    奧爾德站在門口,他剛才得到消息說整個山都搜尋了,并沒有德爾科的蹤跡,一個人不可能憑空消失那么他會去哪里呢?

    “剛才有沒有防暴隊的車開出去?”奧爾德聞到。

    “有,司機一人還有兩名防暴隊成員,都出示工作證。”

    “車子查了沒?”安齊銘進一步確認到。

    “沒有。”工作人員搖頭,他以為都是防暴隊的人就不用盤查了。

    德爾科如此狡猾不可能單單只是為了泄憤才來到這里,剛才那輛車肯定有問題。

    “安然,上車。”奧爾德立刻開始追蹤,由于車子的良好性能,很快奧爾德就看見了前面那輛防暴隊的車子,但是隨著奧爾德德靠近,原本正常的車子轟的一聲在兩人的面前--爆炸了。

    安然的眼中倒映出一片火光……

    “德爾科沒有活著的價值,這么多人圍堵他,他跑不了多遠的。”奧爾德安慰到。

    “我知道,他不會跑多遠的,因為無論如何他都會找機會和我見一面,單獨的。”安然將拳頭攥緊,德爾科會如愿的。

    此時一輛車子駛入了初等部學校,庫克正在看書的時候從所在的窗戶看見了這輛車,從車上下來了一個黑衣男人,站在樓下看了上面很久,隨后從衣服里面拿出一件東西放在了地上,離開了。

    庫克覺得他似乎知道自己在看他。

    “毛毛,我們把東西拿過來吧。”庫克戳了一下毛毛,放東西的地方距離宿舍不過十幾米,他去拿過來看看是什么東西。

    毛毛點點頭,學校里面應該還是安全的,很有可能這個人送來的東西和安然老師有關,他們悄悄拿來看看是什么。

    庫克和毛毛沒有驚動其他人,他們悄悄的溜到一樓,然后拿到了那個包裹。

    包裹里面好像沒裝什么東西,薄薄的一層,毛毛將外面撕開,里面是一支筆還有一封信。

    庫克在瞬間就認出來那是安然的筆,安然使用不好硬筆,所以就連批改作業用的也是專門的軟毛筆,這筆就是安然的沒錯。

    信件的內容非常簡單,是一封威脅信。

    “親愛的學生,你們好,你們的安然老師正在我手上,如果想要讓他回來,今晚十點請去霍克蘭路141號,不要通知警方否則安然會沒命。”

    霍克蘭路141號是一間廢棄工廠,周圍地形非常復雜,方便藏匿。

    庫克看向毛毛,一瞬間慌了神,仿佛心中的無數個不好的念頭忽然應驗了……

    ------------------------

    “不要慌張,不過就是一個暴徒,安然老師身邊還有那么多的警衛不會被抓走的。”毛毛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和庫克肯定不能慌神,越是關鍵時刻說不定他們的一個決定可以改變局勢。

    “可是他逃出來了,剛才新聞報道不是說已經對他進行了包抄,他是怎么逃出來的。”庫克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應該相信安然老師的能力,但是不做什么的話他會覺得自己非常無能。

    “安然老師說了,不要離開宿舍樓,我們現在出去很有可能會成為安然老師的拖累。”毛毛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只記得安然告訴過,千萬必要離開這里。

    學校的安保系統非常齊全,也許德爾科能夠悄悄混進來,但是想要帶走一個孩子出去絕不可能,周圍全是監控,有一點異常的舉動就會被安保人員發現。

    “我們現在先聯系安然老師吧。”毛毛提議到。

    “好,只要聯系上了安然確定他是安全的,那么就可以揭發那個暴徒的騙局。”庫克立刻聯系安然,但都沒有被接通。

    “你說那個德爾科現在會不會躲在一個地方觀察著我們的動靜呢。”庫克看向外面,從剛才開始他就覺得很不舒服。

    “把其他人叫過來,我們商量一下對策吧。”

    現在安然的情況不知道,他們也絕對不能輕舉妄動,因為感情用事立刻去救人有的時候不是好事,反而會互相拖累的對方,沒有新消息的情況下呆在宿舍是最好的方式。

    不一會,f班的崽子們重新聚集到了庫克寢室。

    安妮看著字條問到。“也就是說,德爾科說安然在他手里要我們去找他是嗎?”

    這種情況并不是不可能,他如果要逃出這里需要一大筆錢,而f班級的各位雖然不受家族待見,但是錢還是有的。

    “而且我們的動向可能會在他的監視下,德爾科黑客技術不錯,也就是說只要他愿意,能夠入侵我們所有人的光腦頻道,我們不能貿然聯系星際警察,否則可能會害了安然老師。”庫克補充到。

    萊克舉爪子。“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但是不知道可不可行,我們這些人以前最擅長的不就是搗亂了嗎?現在這種容易出分歧的時候打一架應該不難吧,”

    庫克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他知道萊克的意思了,他們不能傳遞消息,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可以,每棟宿舍樓的監控都會記錄下學生的違紀行為,會有老師過來給予處分,他們可以乘著這個時候將德爾科出現在校園里的消息傳遞出去。

    崽子們立刻行動起來,他們假裝因為安然的事情開始在鏡頭面前吵架,隨后庫克和毛毛兩只大型猛獸科崽子開始抱在一起滾來滾去,互相對對方拳打腳踢的,為了逼真讓監控器那頭的老師重視,兩個人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別提打的多兇狠了。

    過了十幾分鐘立刻有值班的老師趕到這里,姆力將寫好的紙條塞到了老師手中,不動聲色的走過去勸架。

    “老師,等回到值班室了再看。”值班老師聽見姆力小聲說到。

    “好了,讓你兩個同學不要再打架了,一個個鼻青臉腫的像什么樣子!”

    -------------------------

    二十分鐘后,奧爾德接到了警廳的傳信,德爾科應該是潛伏在初等部學院,剛才還拿著一個裝有安然物件的信封去威脅那些孩子。

    德爾科怎么也不會想到他會被這群孩子擺一道,他看不起他們,覺得f班都是一群廢物的同時忽視了這群孩子的可能性,等到他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奧爾德將車子開進了學校,監控處的老師已經發現了德爾科所在的車輛,但是人在哪里暫時不得而知。

    其實崽子們猜的不錯,德爾科確實在學校,他原本已經密切監聽了孩子們的通訊,準備等到這群崽子們離開學校自己就行動將他們帶走,有了這群孩子他就可以脅迫安然讓他來單獨見自己。

    奧爾德進入初等部校園,目光看向學校的高塔,那是整個學校的最高處,如果他是犯罪者一定會選擇在那里觀察著學校的一切順便對崽子們進行監聽。

    但是如果他在那里的話這些車子進入初等部應該已經被他發現了。

    “殿下接下來怎么辦。”防暴隊隊長問到。

    “將學校各個出口封鎖上,其他的人跟我去后山的f班宿舍。”按照那個人的性格發現自己沒有逃出去的希望之后肯定會出現在那里,等待安然的到來。

    車子風風火火的趕往f班所在的宿舍,但是德爾科卻比所有人想象的更極敏感,當學校里開始有安保人員不斷走動的時候他就意識到了不對,所以他丟掉車子逃竄到了f班宿舍樓附近,趁著安保人員不注意進入到他們的宿舍。

    昏暗的燈光下,德爾科咧開嘴大笑。

    他是又輸了嗎?怎么可能,他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德爾科所說的代價就是這群f班的學生,這么多人,殺一兩個應該不要緊吧,先殺幾個,然后拿幾個同安然對峙,想到那樣的場面德爾科覺得有些有趣。

    庫克他們已經發現了德爾科,為了拖延時間,庫克將頂樓的房間全部上鎖,他們躲在其中一間房內,一是為了集中戰斗力,德爾科畢竟是一個人,他們所有人一起進攻總可以拖延一些時間德,另一面,只要他們不發出聲音,鎖死的眾多房間會給德爾科制造判斷障礙。

    漆黑的房間里,崽子們靜悄悄的,就連喘氣聲音都非常輕微,再撐一會,再撐一會學校會派人來救他們的。

    德爾科在五樓的某間屋子停下腳步,他已經可以聞到那群小崽子的味道了,新鮮的血液的味道,手中的刀在黑夜下散發這寒光。將光腦連接上門鎖,三秒鐘,門被打開了,德爾科笑著推開了門。

    “吼!”一瞬間庫克化形,向著德爾科撲了過去,身體的速度總是快過于大腦,庫克的大腦還沒有做好準備,身體已經提前行動了,他死死的咬住德爾科的手臂,幼年豹子的身體并不大,德爾科甚至能將庫克甩飛過去,但即使如此庫克也沒有松開嘴巴。

    f班的其他崽子麻溜的抄家伙擁了上去,這一行為顯然惹惱了德爾科,他用另一只手在口袋上一摸,拿出一把匕首就往庫克的眼睛力捅,剛剛到達的安然那一瞬間腦中是空白的,神識力發動將他在一瞬間送到了德爾科的旁邊飛撲上去奪下匕首。

    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安然都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力氣能從德爾科的手里搶奪東西。

    但是他成功了。

    氣喘吁吁的將孩子們護在身后,安然的手臂被劃出一道口子,但是他像是絲毫沒有感覺一般盯著自己的對手。

    “你終于來了。我真是無時無刻的不在想念你,我每天在牢里的時候我就在想,怎么折磨你怎么殺了你這樣才會讓我自己覺得開心一點。”德爾科是個神經病這點毋庸置疑,在安然的眼里他是一個可悲且可恨的犯罪者。

    “你沒有機會逃走了,這棟樓已經被包圍了。”安然強調到。

    “不,我還會有機會的,帝國的法律復雜而且充滿趣味,我總可以找到理由活下去,而你每天都要那么提心吊膽的活著,想想這真是太開心了,我還有很多種死法沒有在你身上嘗試,絞刑,割首,剝皮……等等等等,我會回來的。”看著安然身后已經趕到的防暴隊成員,德爾科態度良好的舉起手笑到,帝國沒有權利去懲罰任何一位伏法的罪犯,他會被判無期,然后想到新的辦法重新回歸天日。

    “不,你會死的。將這個罪犯放到我的車上,我親自押送。”奧爾德上次已經犯過一次錯誤了,他不會再讓這個人活著,一次都不行。

    “殿下,這不符合規定。”防暴隊負責押運犯人,所以德爾科按照里來說是應該跟著他們走的。

    奧爾德考慮了一下點頭同意了,在安然的目送下,防暴隊的人押運這德爾科消失在夜幕中。

    “安然,我有些事情需要去找你們初等部的校長處理一下,你在這里和學生一起可以嗎?我等會帶你去醫務室包扎傷口。”奧爾德征求安然的意見,安然點點頭,他現在確實需要安撫這些孩子,也走不開。

    奧爾德離開了大約15分鐘重新折返的時候,f班的崽子們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兇險,一個個圍在旁邊看著安然包扎傷口,笑著鬧著求表揚。

    安然低頭溫柔的笑著,那笑容似乎有一種魔力,印在了奧爾德的心里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

    少女的故事書里曾說,如果有一天你看見了一個人,你的神經,你的情緒,你的一切的一切都隨著這個人發生改變的時候,就說明你愛上他了,可惜奧爾德不是少女,沒看過這樣的書,他只是覺得他想要這樣的安然只屬于自己一個人,悄悄的藏起來。

    安然打開光腦,同安齊銘報了個平安,隨后在奧爾德的護送下準備回到自己的別墅,路過學校禁區的時候,安然看見那里幾乎全是人,有的是采訪的新聞記者,有的是防暴隊的成員。

    “據本臺記者報道,在運送全球通緝暴徒德爾科的過程中,運送車誤入了學校的禁區,結果出現了意外,德爾科在逃走的過程中離開車子被一只巨型白色猛獸撕的粉碎,目前白色猛獸不知所蹤,而德爾科也已經確認死亡。”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安然聽見不遠處的記者這樣說到。
阿巴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