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藥罐子 > 第25章 權利美學
    安然和安齊銘到達了現場, 中心控制大樓被條幅圍了起來, 周圍的民眾已經全部驅散,只有少量開著巡邏車的警察。

    “歹徒要求我們撤走所有島嶼上的防暴警察,只留下負責談條件的專家還有少量護衛隊,所以你看見的人非常少。”安齊銘解釋道。

    掀開條幅,安齊銘帶著安然來到大樓的一角。

    “從這里往上就是換風口, 但是距離非常高, 你確定可以嗎?”安齊銘擔憂的問道。

    “應該沒問題,但是希望爺爺暫時幫我撤銷巡邏車。”自己會御劍飛行的事情,從崽子們的反應來看,應該在這個時代還沒有飛行功法, 雖然暴露就意味著需要同安齊銘解釋這些到底是怎么來的, 但是解釋一遍足夠了,他可不想被巡邏隊的人知道些什么,上了蟲洞信息庫頭條。

    “好。”安齊銘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他相信安然既然這么要求了,肯定有他的理由, 于是打開光腦聯系了負責人讓他們半小時之內巡邏車不要亂晃了, 呆在原地待命即可。

    “把這個帶上。”安齊銘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圓點狀東西, 將他別在安然領口。

    “這是信號接收器, 你的光腦不能帶著,他們那邊可以感受到光腦的信息波動,這是軍用的,能夠暫時反偵查一段時間。”

    安然點點頭, 隨后在安齊銘驚訝的目光中拿出了木劍,所謂“有一就有二”,安然已經御劍過一次,這次明顯催動要比上次熟練多了,轉瞬間已經腳踩木劍漂浮了起來。

    安齊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曾聽聞古籍里說人可以馭物飛行而不落,但是當自己的孫子就在自己面前將這些變成現實的時候,安齊銘還是以為自己做夢了。

    “回來孫兒在同您解釋這件事情。”說罷,安然控制木劍快速的上升,他的腦中出現了一副大樓地形圖,過目不忘的本事讓他清晰的知道自己再如何才能夠安全的進入排風口。

    隨著飛劍的上升,下面的事物漸漸看不清了,周圍只能聽見風聲,將自己盡量貼著樓壁,安然快速飛行著。忽然他聽見有呼喚自己的聲音,這聲音細小,在風中十分微弱,但是卻也的的確確存在著。

    到達排風口,安然駕駛著木劍降落,隨后將手伸進了口袋,掏出了一只瑟瑟發抖的蜘蛛。

    “珠瑪!你怎么在這里。”這次行動本就兇險,自己一開始就不打算帶那些崽子來,沒想到漏掉了一個體型最小的洞穴蜘蛛。

    珠瑪睜開眼睛,在安然的手掌上轉過身,看見了排風口外面的的藍天,大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他剛才飛了,他是一只飛過天的蜘蛛!

    “安然!我要幫你打壞人!”珠瑪吐出絲線在安然的手上纏了一圈,方便自己可以三百六十度的爬表達自己對安然的喜歡。

    排風口的旋螺槳忽然動了起來,根據安然得到的情報,旋落槳每間隔一小時會運行一次,運行的時候會抽干里面的氣體,所以安然必須要盡快立刻這個區域。

    小心的將珠瑪放到口袋,這次的任務,安然除了要保證完全以外,還要保證珠瑪的安全。

    進入排風口,安然撬開護欄,爬進小通道中。

    “安然,你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三百樓層,最終控制臺在頂層,你首先需要關掉三百層的監控。”不一會兒,耳機里傳來安齊銘的聲音,此刻的安齊銘早已經壓制住內心的震驚返回到控制中心,通過錄像里的內容,將自己知道的內容如實反饋給安然。

    “三百層監控。”這一層最左邊有一間房間是控制室,安然按照自己記憶中的地形圖,很快到達了那里,從通風口向外面看,可以清晰的看見一個房間,里面有著一臺控制光腦。

    房間里面有攝像頭,而且是通電的狀態。

    也就是說如果此刻安然打開通風口護欄進入的話,就會被立即發現。事情再次陷入了僵局。

    “安然……”珠瑪悄悄的爬到了安然的耳朵旁,小聲說到,“安然,我可以給你送過去的。”

    沒錯,珠瑪的天生能力讓她能盤桓在房間的任何死角不被發現,如果是珠瑪說不定真的可以。

    “你太棒了珠瑪!”

    “那是,我可是從來不會幫倒忙的哦。”珠瑪從安然的口袋里拖出微型u盤,貼在自己肚下面用絲線裹起來以防掉落,然后悄無聲息的穿過欄桿出現在了外面,輕吐絲線,珠瑪貼著墻面爬行,專門藏在監控的死角處,等到監控換方向的時候,一口氣沖向了光腦的后面,然后將微型u盤插入。隨后躲藏在光腦的背面等待u盤讀取完畢。

    u盤里的是帝國的一段入侵代碼,一旦插上則生效,歹徒控制了整棟大樓的安保系統,以為高枕無憂,那么他們就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同樣控制系統的方式,將他們完全鏟除。

    安齊銘緊張的站在光腦前,技術人員正在對中心大樓安保進行入侵,珠瑪植入的代碼成了突破的關鍵口,一只“鷹”悄無聲息的進入到系統中,將原本準備好的假監控畫面同三百層的進行調換,隨后將真正的系統控制權拿到了自己手中。

    “好了,安然,你和你的學生安全了。三百樓層監控都在我們的控制下了。等等,安然,距離你們所在的房間還有五米,一個人正走過來。”

    安然同珠瑪比了一個完成的手勢,忽然得到這個消息,立刻要求珠瑪重新回到光腦后面躲起來,房間的門忽然打開了,珠瑪立刻縮了回去,而u盤還在光腦上。

    那是一個身高約兩米五左右的巨人,體格健壯,安然無法分辨他是哪里人,只記著手臂處蜿蜒畫著一只黑色的蛟龍。

    那人靠近光腦,似乎是想要檢查什么,雖然u盤制作的極為不顯眼,但是萬一被發現他們的努力就功虧一簣了,珠瑪也會非常危險。顧不得其他的了,安然撞擊了一下欄桿,發出了哐的聲音,隨后立刻從所在的通道離開。

    他必須要引開這個人給珠瑪爭取時間把u盤拿下來。

    “安然!前面左轉有一間密卷儲藏室,我們已經控制系統將那里的門打開了,你將自己反鎖在里面,等待救援!”

    安然立刻找到了左邊的出口,那大漢已經跟過來了,安然假裝自己知道冷藏室的密碼,搗鼓了幾下之后打開門,在大漢沖過來之前關上了門。

    三百層原本是處理文件的地方,里面堆積了大量帝國卷宗資料,沒有密碼很難進入,外面的那扇門更是經過了專門制作,一般等級的武器根本沒辦法轟開,安然呆在這里應該暫時是安全的。

    聽了一會外面沒有聲響了,這個時候珠瑪也應該將u盤拔了下來,并且找個地方躲起來了,同安然不一樣,珠瑪體格小,只要能找到合適的地方呆著不出來,那么就一定是安全的,安然放下心來,環顧四周四面都是綜卷,這些綜卷可以說都是帝國秘辛和寶貴的資料,安然隨手拿起一本翻看起來。

    特殊作戰部隊間

    安齊銘送了一口氣,只要安然安全了,他就還是那個無所畏懼的老人,天知道他以前去過那么多次戰場都沒有像剛才那樣緊張過,生怕安然速度一慢就出現意外,沒了后顧之憂,安齊銘立刻分赴加派技術人手,從三百層開始攻破,不斷奪回樓層控制權。

    首先開通了電梯控制,奪回一到三百層電梯控制權,派遣部隊進入的同時,奪回了大樓主控制權。

    局勢在歹徒反應過來之前迅速穩定下來,甚至因為三百層的那個歹徒忙著打開安然所在的門,還沒有來得及報告,導致他們連控制權在逐漸被剝奪都不知道。

    但是所謂狗急跳錢是有道理的,而這群人更是不會有狗那么溫和的性子,暴徒中為首的是一個叫作科爾德的男人,在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法下達爆炸指令之后,暴怒之下一刀砍了自己的下屬,而就在此時他接到了另一位屬下的消息。

    “首領,三百樓抓到一個帝國的人,但是他現在將自己困在一個房間里,我沒法把他抓出來。”

    科爾德揚起一抹笑容,隨即拔出插在同伴喉嚨上的匕首,乘坐電梯向著三百樓走去。

    --------------------

    “帝國建國三年,國家迎來了一位英明的皇帝,他停止戰爭開始修養生息,合理的外交政策讓帝國在宇宙第一次大混戰中可以獨善其身,積累的雄厚財力讓帝國一躍成為高文明國家……”安然津津有味的閱讀著,能從這么多卷軸中找到這么一本完全由古文字撰寫的資料不容易,雖然記載的是名人傳記,但是安然看著依舊覺得有趣,當他翻看到第二頁的時候,映入眼簾中的一副黑白圖案,卻讓他全身的血液都開始倒流。

    那是一只猛獸的輪廓,應該是從某個東西上拓印下來的,印記早已模糊不清,但是那花紋,分明是安鎮河身上的猛獸胎記。

    安鎮河身上有一只猛獸,一只黑色的獨教巨獸,安然見過很多次,所以直到今天也依稀記得些。

    門外傳來響動,安然迅速將書收起來,然后找到了一個隱蔽的角落躲藏起來,這塊區域非常大,到處都是書架,假如暴徒沖了進來,希望自己能夠再堅持一段時間。

    科爾德已經到了門口,他看著不斷攀升的電梯數字,清楚的明白里面一定是中心區的武裝部隊。滿是刀疤的臉上絲毫沒有慌張,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笑容中帶著對生死的無視和冷漠。隨后他將三百層的電箱打開,將線路徒手拉出,丟在一邊,緊接著從他的手臂開始鱗片化,這是能力激發的表現,輕松的將電梯門扒開,毫不猶豫的切斷了連通的電梯的特質繩索。

    這么高的位置掉下去,即使每間隔幾層有安全減速裝置進行減速,這些防暴警察也務必要損失慘重了。

    做完這一切,科爾德看向自己的下屬。

    “他…他在里面。”科爾德的殘暴他們這些人都知道,所以當看見科爾德這種狀態的時候,一種恐懼油然而生,他甚至覺得比起和科爾德在一起他寧愿被那些防暴警察抓住。

    科爾德走到門前,檢查了一下,熟悉這些知識的他意識到憑借他們現在的手中武器,根本打不開著這扇門。

    “不,不一定。”科爾德將目光定在了自己的下屬身上,一雙異色的眼睛恐怖而且充滿趣味的看著他。

    “想知道阿三去了哪里嗎?”科爾德忽然換了個話題充滿和善的問道。

    大漢搖了搖頭,他不敢去猜測原本一直跟著首領的那個人去了哪里。

    “我等會告訴你,現在我到別的地方去一下,你好好守著這里,知道嗎?”科爾德拍了拍下屬的胳膊就好像普通的領導一樣慰問自己的員工。

    男人松了一口氣,只要科爾德離開這里,他的性命大概就保住了。

    一米,兩米,三米,四米……背對著自己的同伴,科爾德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十米,然后他轉過身,看著那個將死之人,按下了手中的爆炸按鈕。

    那是他為所有人準備的,一開始說好的防護衣,其實里面塞滿了微型炸彈,這些足夠將一扇門炸開了。

    “砰!”的一聲巨響,科爾德的面前被清理出一片坦途,好心情的哼著歌,科爾德踏著同伴的鮮血和尸塊進入了帝國綜卷儲藏室。

    安然捂住自己的嘴巴,他必須要冷靜不能發出一點聲音,修行之人互相是有氣的感知的,對方修煉古武等級絕對在自己之上,比他這個剛剛開始修煉的半吊子不知道好了多少,所以自己現在被發現,無疑沒有任何活路。

    “我的小可愛~你在哪里?”科爾德覺得有趣,剛才那聲爆炸足以讓任何被困在房間里的人驚慌失所,而這個帝國派來的戰士,居然連任何蹤跡也沒有暴露,他安靜的悄無聲息的帶著這間儲藏室的某一個角落里,等待著他去尋找。

    這……真的是太有趣了。

    “咯咯咯咯咯…”科爾德想到這里發出了幾聲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隨后他抽出了匕首開始四處悠閑的逛著。

    安然在中間的那層堆積的文卷后面,漸漸的他聽見了腳步人。

    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安然也是一個非常惜命的人,畢竟能重來一次不容易,自己還有沒有完成的任務,但是現在即使是加快的心跳聲都有可能成為對方找到自己的線索,所以安然干脆屏吸定神開始修煉。

    完全感覺不到氣息,科爾德在轉了一圈后驚訝的發現,以他的實力居然完全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就好像從這里消失了一般。

    撤掉氣息的搜尋,科爾德開始重新尋找,他似乎太過于依賴自己的神識以至于忽略了什么。

    他注意到了在書架旁的那一排堆放的很高的典籍,從入門的地方開始,順著著一堆典籍走下去,科爾德停住了腳步,這里的典籍一部分的灰塵被蹭掉了,重新揚起笑容,科爾德一腳向著典籍墻踹了過去。

    “他發現自己了。”一瞬間安然睜開眼睛,御劍術在頃刻間激發,帶著安然逃離這里。

    沒想到安然會忽然飛出,以至于科爾德愣了一下忘記作出反應,安然居然就在他德眼皮子地下逃到了儲藏室門口,但是也就僅僅只是門口了。

    巨大的觸手將一旁被炸開的門抽飛,一瞬間將安然面前的路堵死了。

    “嘿~小戰士。”科爾德又舔了舔嘴唇,那是他想要見到鮮血的前兆。滑膩膩的觸手纏住安然,緩慢的在安然身上滑動,這些觸手如同抓住獵物一般漸漸收緊仿佛要慢慢將安然勒成兩節。

    “如果你不松開那些玩意,我現在就割開你的喉嚨將你喂寵物。”一個男人的聲音出現在科爾德的耳畔,激光匕首已經卡在了科爾德的脖頸處,只要男人一個手抖,科爾德就會命喪黃泉。

    安然死死的盯著男人,他見過的人就絕對不會忘記,即使這個男人帶著面罩,但是聲音,身形,舉止都不會改變,這個人是今天剛剛參加成人禮的四皇子奧爾德蘭奇。

    “好好,我松開我松開。”安然身上的觸手被快速撤去,科爾德明白對方既然能悄無聲息的接近自己,那么殺了他可以說是易如反掌,實力上的差距讓他不得已不立刻按照對方說的行動。

    男人看了一眼安然,確定他安然無恙之后,拿出一根針管快速的注射進科爾德的體內,隨后用匕首在科爾德的后腦勺劃出一道巨大的口子,取出了一個晶體狀的東西,那是修煉之人的內丹,男人在取出內丹后,又給科爾德服用了一粒藥物,讓他的后腦勺傷口在瞬間恢復。

    做完這一切男人走到安然身邊,將針管塞到安然手中。

    “等他們上來詢問,你就說是你注射的,他們會給你半年的政治保護,以免你受到恐怖分子的報復。”說完這些話,外面有了響動,男人立刻站起來打算離開。

    “你是誰……”安然問道,有那個一瞬間這個人給自己的感覺像極了安鎮河,但是偏偏此人與大哥長的并不相像。

    “一個還會和你再見的人。”男人面具下的嘴角揚起一個笑容,宛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了這個卷宗儲藏室。

    ----------------------

    當防暴隊伍沖進來的時候,看見了顯然經過搏斗的安然還有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科爾德,帝國a級通緝犯,全星際最狂妄的暴徒之一,沒想到和一個教書匠對決輸了?

    安齊銘焦急的沖進來就看見了安然手中攥著的針管,還有遠處不省人事的通緝犯不由的心中大聲贊嘆了幾聲機智,他沒想到安然還會隨身攜帶這種藥物。

    防暴警察立刻給暴徒銬上特質的手銬,這種手銬中含有能抑制獸人的化形以防止對方逃跑。

    “珠瑪呢?”安然問道。

    “在外面等你,你們非常優秀的完成了任務,我們打算內部給予你表彰。”安齊銘驕傲的拍拍安然的肩膀。“對了,忽然會飛行的事情你之后再想我解釋,現在你需要帶著珠瑪去見一個人。”

    “誰?”安然問道。

    “帝國二皇子,他對你的表現感到非常滿意,決定親自接見你。”安齊銘簡直比自己立了功還要開心,他安家的崽子終于出息了。

    ----------------------

    威脅到整個中心商圈的綁架案發生之后半小時。當年歲已大的安齊銘還有諸多島嶼防暴警察冒著生命危險進行談判和秘密行動的時候,皇室也收到了綁匪提出的要求。

    整個島嶼民眾的性命換三億通用幣。

    “我不同意!”作為帝國三皇子的洛克立刻站出來反對,此時的他完全沒有任何頹廢之態,每句話都帶著鏗鏘有力的政治家調調。

    “我們不能這么輕易的像惡勢力妥協,一旦我們給暴徒交付了這么些錢,不但會對接下來的各種預算造成影響還會導致極其嚴重的社會后果,所有的歹徒都會將我們帝國當成自家的后花園,可以隨意的威脅!我堅決反對。”

    “可是那邊被困的民眾怎么辦呢,我們現在該想的不是什么聲譽或者今后的預算問題,而是把目前恐怖襲擊的可能會帶了的損失降到最低,被困島嶼的民眾太多了,無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都必須要將他們救出來,這個錢必須要準備出來,一旦約定的時間到了依舊無法解決,以被困人質的性命為第一考量對象。”基托作為內閣長老立刻表示反對,他實在不能理解都到了如今這個地步了,三億通用幣而已,絕無法同被困的民眾相比,為何洛克一直不愿意開國庫。

    “二皇子的意見呢?”基托和洛克爭執不下,大家將目光轉向了二皇子,老皇帝年邁,現在大部分的政務處理都交給了這位皇子,按理來說這件事情他最有發言權。

    “國庫不能動,那是國家的財政根本,至于被困的民眾,安老將軍在那里,想必會無事的。”

    二皇子的話幾乎等于是一錘定音了,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是二皇子的生母家族的親信,紛紛附和到。

    “想必四弟不會有意見的吧。”將話風一轉,諾曼·布蘭登講矛頭對象了今天剛剛成年禮的弟弟---奧爾德蘭奇。

    “自然是不會的。”絲毫沒有猶豫的回答到,這位剛成年的小殿下表現的就像是一個聽從哥哥任何建議的孩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向耿直的基托長老氣的直拍大腿。

    誰都知道布蘭登打著什么主意。

    國庫中的款項一定有貓膩,或許是洛克挪用了,或許是布蘭登,所以才在這樣的時候堅定不移的表示不能開放國庫,但是一旦錢沒有到位,暴徒的瘋狂行為將導致整座城陷入人間慘劇,那么指揮官安家就會被推出來做墊背,指揮不利,百姓不會知道是因為上面的決定導致了千萬人的死亡,反而會將矛頭對準了處于前線的安老將軍。

    如果人質救回,整座城平安無事,就大肆嘉獎一番,安家自然會感恩戴德。

    這是布蘭登認為的權利的美學,宛如強盜一般蠻不講理的“美學”,可是在各方的制衡下,沒有人再敢說出一句唱反調的話。

    長達兩個小時的煎熬,中心島嶼那邊傳來了好消息---暴徒已經全部被制伏,而制伏者是安老將軍的孫子--安然。

    布蘭登看著窗外的風景,目光幽深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安然就是那個被退婚五次還自殺過的安家小少爺,不知道走了什么運一個人制服了歹徒,據說隨身帶了注射劑里面有會導致人昏迷的藥品,誤打誤撞的制服了暴徒頭子。”洛克嘖嘖稱奇,那安家小少爺以前在酒吧見過幾次,次次都在花錢買醉,這次真是神了。

    “奧爾德確定一直在房間里嗎?”布蘭登忽然問道。

    “確定,我們安裝的監控器一直沒被發現,監控顯示他躺在床上睡了一下午,和小時候一樣是個廢柴。”洛克覺得布蘭登純粹是多此一舉,不過就是忽然在成年禮前一天回來了而已,代表不了什么的,難道一個廢物還能回來之后通天了不成。

    “召見安然,聽說立功的還有一只洞穴蜘蛛,一起帶來吧。”布蘭登吩咐道。

    “召見他們干什么啊……直接封賞不就行了嗎?”洛克抱怨到。

    布蘭登抬起頭盯著洛克,眼中意味不明,這樣的眼神讓洛克立刻閉上嘴巴,這是一種警號,布蘭登不喜歡有人質疑自己的決定。

    半小時后,一輛黑色的轎車將安然接近皇家宅邸,而安然在下車之后被帶領進入了布蘭登的不辦公室。

    安然打量著眼前的人,是在虛擬拍賣行vip座位的顧客,原來他的真實身份居然是帝國二殿下,此時的布蘭登和那天晚上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他親切的讓安然坐下,吩咐管家準備了各種點心和茶水。

    “這次的事情我作為帝國皇子真得感謝你,聽說你一個人還有這只……”

    “他叫珠瑪。”安然說道。

    “珠瑪同學合作拯救了整個島嶼的人,我感到非常驕傲和感謝。”布蘭登笑著說道,“不過就當時救援時發生的事情,我有一些想要問的,不過你不要緊張,不過是例行公事,這樣我好找人維護一下帝國中心大廈的安保系統。”

    “您請問。”安然心中的警鈴大作,他一瞬間就想起了那個蒙面人,聯系到自己猜測的那人身份和面前的這位不知道目的是什么的帝國二皇子的關系,安然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能不能詳細的說一下當時你遇見的情況,包括你制服暴徒的過程。”布蘭登要求到。

    “當然是可以的,首先我乘坐小型飛行器到達三百層排風口,接著通過排風口的通道到達控制室上方,珠瑪躲避攝像頭將準備好的微型u盤植入,我引開暴徒進入綜卷儲藏室,當時我隨身攜帶著會導致人昏迷的藥物,這個藥物是我從虛擬黑市上購買的,具體藥效不知道,但是一直隨身帶著以備不時之需,儲藏室的門被打開之后我被對方的觸手勒住差點死掉,但也就在此時我擁有了接觸到對方觸手的機會,于是立刻注射了那管藥,隨后他就昏迷了。”

    安然抹去了面具人的存在,將手中的藥也解釋成黑市產物,這樣就可以避免布蘭登繼續追查或者詢問他關于藥效的問題了。一套謊話編的可謂完美無缺,到不是因為安然會騙人,而是因為在來之前,安然心里就準備好了說辭,因為無論誰問起來面具人的事情安然都不打算提及,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保護本能,就連安然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

    “珠瑪是這樣嗎?你和你的老師都非常厲害呢。”布蘭登忽然向珠瑪發問道。

    “是這樣的沒錯。”珠瑪小聲的回答到,她很少和陌生人說話,所以看起來非常害羞。

    此時布蘭登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布蘭登笑到,“安然,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門被打開,進來的人正是帝國四皇子奧蘭德。

    安然有一瞬間的晃神,隨后立刻恢復了鎮定。

    “安然認識我的弟弟嗎?”布蘭登感興趣的問道。

    “不,只是覺得帝國的皇子果然都是模樣十分俊朗。”安然自然的回答到,畢竟奧蘭德的模樣確實出色,一頭銀發披肩,眉眼之間英氣十足,身姿挺拔,一雙大長腿讓人艷羨,簡單的便服穿在身上都貴氣十足,這似乎是一個人與生具來的氣質。

    “這樣啊~這是我的弟弟,今天剛參加成人禮結束的帝國四皇子奧蘭德蘭奇。我思來想去不知道該如何表彰你,就想著能夠授予你帝國榮譽勛章,如果你想要封地……”

    “我的表彰就謝謝殿下的好意了,封地還是免了吧,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救人的事情煩請殿下為我保密,不要讓媒體進行報道。珠瑪有什么想要的嗎?”安然低下頭輕聲詢問手心里的小洞穴蜘蛛。

    “珠瑪沒什么想要的,珠瑪已經覺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了。”顯然這只小洞穴蜘蛛覺得自己完全不需要其他東西,光是這次干的一票就夠自己樂呵了。

    “榮譽表彰還是需要的,不然我豈不是成了不守信用的人。”布蘭登轉過頭對奧蘭德說道,“你帶著安然和珠瑪去取帝國榮譽勛章吧。

    “這是你們應得的。帝國榮譽勛章代表著曾經對帝國作出突出和杰出貢獻,不僅僅是代表著榮譽還代表著你們可以在必要的時刻擁有參與政治討論的權利,這是帝國對你們能力的承認。”布蘭登伸手在安然肩膀上親切的拍了拍,“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接下來就由我的弟弟來招待你們了。”

    “無妨,謝謝殿下的盛情招待。”安然平靜的鞠躬然后跟隨奧蘭德離開辦公間。

    一路上的無言,直到安然取完了勛章坐到了返程的車里,安然終于忍不住了。

    “殿下第一次和我見面沒什么想同我說的嗎?”安然特意咬重了第一次,似乎想看看對方會有什么反應。

    “有啊~”奧蘭德平穩的將車開始空中軌道笑著問道。“我的外貌這么讓你著迷嗎?剛才我進門的時候你都看呆了一下。”將車切換成自動,奧蘭德轉頭頭來認真的看著安然,一雙和安鎮河相似的眼睛帶有這一樣的魅力仿佛可以將人吸進去。

    安然想要回答什么,但是話堵在嘴邊又說不出來,奧蘭德伸出手,將安然耳邊的碎發輕柔的別了回去,在安然震驚之際從安然后面的車座中掏出了一個微型竊聽器。隨后又變魔術一般放了回去。

    “安然老師的頭發很長了,特意養的嗎?”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明白怎么回事的安然立刻配合的開始閑扯模式,兩人有一大沒一搭的聊到了帝國初等部學院,只有珠瑪睜著大眼睛看了一路。

    掏監聽器就掏監聽器,摸我們安然老師的臉和頭發干嘛,好氣哦~

    ------------------------

    與此同時,f班的崽子們被安齊銘帶著人安然無恙的送回來了,當安然走下奧爾德車子的時候正好同他們碰上。

    “安然你們太帥了!”

    “對啊,對啊,我們在屏幕里都看見了!珠瑪非常厲害!”

    小崽子們立刻圍了過來摸摸安然,看看珠瑪,眼睛里面都是羨慕,要是當時他們也能跟著安然一起去就好了,大殺四方肯定會特別帥!

    安然看向爺爺,這些f班的崽子怎么會知道自己和珠瑪行動的事情。

    “咳~我給他們看了我錄下的視頻,畢竟是我孫子第一次行動,所以能錄到的,我都錄上了,我得保留起來啊~”安齊銘有些不好意思,本來錄下來就算了自己看看就好,可是剛才在車上他就是沒法忍住不去炫耀,于是全車的人都看了。

    “錄像?安然撇了一眼旁邊的奧爾德,見他氣定神閑的樣子心里放下心來,八成那倉庫根本就沒有監控,或者監控是壞的,否則在里面發生的那些事情安爺爺應該早就知曉了。

    “對了,安然,這是……?”安齊銘好奇的問道,跟著安然一起從車里走出來的男人渾身沉淀的貴族氣息可不是隨便那家出來的帝星暴發戶家能養成的,而且能將前往皇宮的安然送回來,想必是皇家的人?

    奧爾德參加成年禮的時候剛好安齊銘正在處理這期緊急事件,再加上幼年獸人和成年獸人的模樣會大相徑庭,所以安齊銘不認識奧爾德也算是正常。

    “我是四皇子奧爾德,安老將軍您好。”奧蘭德恭敬的行了一個貴族禮儀,似乎在安老先生面前,他不過就是一個晚輩而已。

    回之以禮節,安齊銘打量著這個第一次見過的皇子,皇家的孩子不少,加之彼此之間的斗爭,能活到成年禮的并不多,例如那個忽然暴斃的帝國大皇子,還有那個據說說侍女生下來的六子,都見不到自己成年時的模樣了,這位據說在成年禮之前還失蹤了一回,能夠平安回來足矣見得這位皇子不簡單。

    “對了,剛才您說您將安然的行動幾乎全程都錄像了,我想要帶回去作為事件備案資料如何,畢竟是關于爆炸案的,所遺留下來的所有東西都必須經過分析和檢查。”奧爾德說到。

    “當然可以。”安齊銘問都沒問,就直接打開光腦連線,將文件傳輸給奧爾德。

    只有安然看向奧爾德一眼疑問,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二皇子不過是讓奧爾德送自己回來招待一番,可沒說要搜集什么資料。

    待到安齊銘回車里拿些東西的時候,安然拉住奧爾德問道。

    “你要我錄像做什么?”

    “私藏。”奧爾德朝著安然眨眨眼睛神秘的說到。

    “…………”還不如不問呢。

    安齊銘回到這里就看見帝國四皇子同安然想談甚歡,自己家這個崽子平日里話太少了,聽不少人說安然為人孤僻沒什么朋友,卻沒想到居然能和帝國四皇子找到共同話題,不過這個叫奧爾德的孩子看起來不壞,又顯然不是皇位有利的競爭對手,安然這次交朋友的眼光倒是比過去好了不少。

    “安老將軍,我得先回去了,還有些事情沒有完成。”奧爾德同安老將軍道別之后駕駛著車子離開了初等部學院。

    等到奧爾德離開就輪到安然處理自己事情了,例如今天下午忽然能夠飛行的事情還沒有同安老爺子解釋呢。

    教工宿舍,安齊銘坐在那里等待著安然的解釋,雖然安然本事多了這事件好事,但是安齊銘總是害怕安然接觸到一些危險的東西,能讓任何人都飛行的術法,所能代表的意義是驚人的,當他公布的時候甚至會在帝星引起軒然大波,這樣的東西安然又是怎么得到的呢。

    安然拿出那卷記載著飛行術的卷軸,這東西在丹陽峰那是要多少有多少,可是在這里卻是珍惜的東西了,如果想要擁有飛行的能力,要么是猛禽類獸人,要么借助工具,安然的這卷東西可以說將整個古武練習的體系扒下了一塊地方,改變了安齊銘甚至幾乎是帝國所有人關于修煉的觀點。

    “這卷東西我是無意當中從虛擬交易網絡得到的,賣家不明,當時以為不過是普通的卷軸,里面記載的東西也不過是瞎扯,但是后來我嘗試按照里面說的試了一下居然真的有反應,后來勤加練習已經可以保證短暫的飛行了。”

    安然自然不能說他不過就是試了試,然后就一人一劍勇闖三百層高樓了,說自己經過了刻苦練習,也能表明他對此物剛開始的時候并不是那么熟悉。

    安齊銘點點頭,確實虛擬網絡往往有運氣好的人可能淘到些寶貝,前段時間不是還說有人淘到了前往古地球盜墓的那些賊的贓物嗎?里面居然有一本殘破不全的修煉寶典。

    “孩子,你要知道,這東西是一把雙刃劍,你拿在手里,要么不用,那么別人就永遠不會知道他的存在,但是不用的話又白費了自己那好運氣,要么用,但是紙包不住火,你那天的飛行,我屏退了武裝警察再加上那里并沒有攝像裝置,才勉強攔住,一旦被其他的勢力知道,你拿著它是有危險的。”安齊銘看的明白,這東西雖然寶貴,但是絕對沒有性命來的要緊,安然這點能耐,如果真的有家族知道了,派人搶奪,幾個安然都不見得能逃走。

    “所以這東西我要上交。”安然并不打算藏私,這些對于他來說不算什么,再加上自己并沒有強大起來,懷璧其罪這樣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但是安然也是一個護短的人,這東西既然是他貢獻出來的,那么安家還有f班的這群小崽子該受到最大的好處才是。

    安然從抽屜中拿出一個同手中的卷軸一般無二的竹簡,現在安然擁有的兩個綜卷一個上面寫著丹陽峰飛行修煉真決,一個寫著汝峰修煉真決。

    “這兩個都是修煉的法門,同是我一起得到的,但是丹陽峰的這個要更加好用。我們安家留下這個,”雖然看起來差不多,使用的方式也雷同,可是丹陽峰的飛行法決要更加容易且穩定,汝峰的那個對內力的消耗不小,不過這個如果不是同時修煉兩個法門,是絕不會感覺出來差異的。

    飛行法決一定要貢獻出來,至于貢獻出來的是好是壞,還不是安然說的算。

    “好。”安齊銘點點頭,家族之間斗爭本就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安家因為人丁稀少,所以這些年一直被打壓,現在好了,有了安然的著飛行法決,再加上已經學會的安然直接指導,他們安家的衛兵應該可以最快速度掌握飛行技巧,到時候勢力一定會有所增長。

    此時安妮家,今天是一月一次初等部放假的日子,在校的崽子們可以選擇回家看望父母,為期五天,今天就是安妮回家的日子。

    因為安妮被暴徒的事情耽擱了,所以約瑟夫提早妹妹一段時間到家,此時正在客廳就餐。

    “不用等安妮嗎?”老約瑟夫問道。

    “不用了,那孩子也太不懂事了,到了時間還不知道出現,沒規矩的很,老爺我們先吃吧。”女人成了碗湯岔開話題。

    “約瑟夫最近在學校功課緊張嗎?”

    “還可以,不過前段時間見到安妮了,他和安然混在一起,現在似乎精神有點不大正常。”約瑟夫無所謂的回答道。

    “砰!”老約瑟夫將湯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我都沒提這個事情呢,你還好意思提!”

    作為族長,老約瑟夫的氣勢可以瞬間完全壓倒兒子,此時他眼睛圓睜,這是發怒前的前兆。

    “怎么了老爺,約瑟夫有哪里做的不好我來教育他,您消消氣。”女人立刻護著兒子,嘴里說著一些求情的話。

    “你自己看!”將一份信件扔給約瑟夫,里面是一封函件,表達了安然現在的身份,帝國突出貢獻者。可以隨意參與帝國政治決策,并擁有投票權。

    “他救了整個中心購物區的人,雖然因為害怕被報復的原因向民眾封鎖了消息,但是皇室親自授予的獎章,這種身份的人,安妮和他在一起怎么了,比你這種盡給我找麻煩的要好!你知道最近安家那個老將軍給我暗地里下了多少絆子嗎!沒腦子的東西!”老約瑟夫覺得氣的吃不下飯了,扔下碗筷就離開了餐桌,留下約瑟夫看著手里的函件感到不可置信。
阿巴登